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张爱玲说:最可厌的人,如果你细加研究,结果总发现他不过是个可怜人。

贾府里的赵姨娘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一)赵姨娘一辈子最大的梗,就是在贾府大院里遇到了王熙凤

她们是天生死对头。

贾环和莺儿赌钱玩却又输不起,被宝玉训斥一番撵走。

看着儿子像斗败的鸡一样,赵姨娘把她的恼恨与心疼,都融在啐骂里: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

这话偏被窗外经过的凤姐儿听到,她立马接口: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

这里透着凤姐儿对赵姨娘一句话评价: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姨娘周姨娘结伴去看被烫伤的宝玉,在场的李纨尚且和赵姨娘打招呼说个见面情儿。但凤姐儿却正眼都不瞧她们。

厌烦一个人到深处时,连日常的客套都懒得做了。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书里没点明两个人为什么这么没眼缘。但对方是实权人物,奴才级别的赵姨娘肯定要吃亏。

比如,贾母号召大家为凤姐儿凑份子过生日,凤姐儿最后来了句:上下都全了。还有二位姨奶奶,他出不出,也问一声儿。

若不是宁府的尤氏暗中相助,赵姨娘那二两银子的月钱都要为凤姐拘来乐了。

比如,贾环使坏,烫伤宝玉的脸。凤姐一边替宝玉收拾着,一面不怀好意地笑道:”老三还是这么慌脚鸡似的。赵姨娘时常也该教导教导他。

这提醒了王夫人,立马把赵姨娘喊过来骂个狗血喷头。

不只如此,凤姐儿还想方设法克扣赵姨娘身边丫鬟的月钱,却推说是外头管家们商议好的。

对这些行径,赵姨娘自然有知,内心深处的压抑、不满、怨恨,岂是一个很字能形容得尽的?可又能怎样?

弱者最大的悲哀就是对于强者的欺凌,只能愤恨却又无可奈何。

原以为当上姨娘就跟半个主子一样,谁知竟不是。连小戏子芳官,粉头一样的货色,都看不起自己:梅香拜把子,原来大家都是奴几。

这让人想起《武状元苏乞儿》里的周星驰,神仙高手对他说,学了睡罗汉拳就会成为乞丐中的霸主。他无限憧憬地问:乞丐中的霸主?那是什么?神仙高手牙一呲:还是乞丐!

怨恨隐忍得久了,慢慢就结成了恶毒的瘤。因为消极的情绪从来不会自行消失,只是转移某处积存后再择机宣泄。

于是,赵姨娘碰上了法术高明的马道婆。

几块破鞋面子、几根簪子再加上五百两银子欠契,换来马道婆几个青面白发的纸鬼,再写上凤姐宝玉年庚八字,偷放在两人床上。马道婆在家施法,就能治得霸王似的凤姐儿卧床不起33天。

所以不要轻易树敌,不要轻易鄙夷任何人。

过日子过成了熬油的赵姨娘至此也算出了口恶气,这个小胜利至少让她找回点活着的理由。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二)赵姨娘一生最大的痛,就是女儿探春对自己的疏远与淡漠

虽说是自己肠里爬出来的人,但也仅此而已。长大后的探春视赵姨娘如外人: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

最深的痛楚莫过于最亲的人的淡漠疏远。

赵姨娘当面责问亲女儿:太太疼你,你越发拉扯拉扯我们。你只顾讨太太的疼,就把我们忘了。

但这引来探春更无情的回答:我拉扯谁?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

她眼里也视母亲为奴才,她要急于与母亲划清界限。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也不是她舅舅,因为"我舅舅刚升了九省都检点,哪里又跑出个舅舅来?"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赵国基之死,也不过是平常奴才之丧,丧葬费当然也按奴才等例派给。

对于探春来讲:我的薄凉,是我保护自己的唯一方式。

可母亲赵姨娘的感觉呢?女儿并不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反倒是伤心太平洋。有这样的女儿在身边,谁又能体味到一个做娘的无奈、悲伤和绝望?

也有,比如尤氏的眼里,赵姨娘活得其实就像一个苦瓠子。

87版的红楼里,远嫁海隅的探春临行前冲着赵姨娘喊了声“娘”,泪水扑簌簌滚落下来。母女和解得虽说晚了些,但到底符合了人性。这个小结局也算是种圆满。不然,此一别再也不见,痛煞得会是谁?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三)遇上贾政是赵姨娘一辈子最大的幸

有人说,人生在世要有两个东西来支撑,理想与爱情,唯有此,才可以提醒自己,我们不是靠“活着”的惯性而活着。

赵姨娘也有理想,就是希望她的环儿能继承贾府家产,最好还有宝玉那份!虽说不太靠谱,甚至有点毒。

但赵姨娘的情感世界里,却是真有那么一点点美好存在的。

宝玉为马道婆镇魇法所制,快不行了时,始作俑者赵姨娘压住内心欣喜去劝解贾母:"哥儿已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让他早些回去……"。

这劝词严重腻了贾母口味,被贾母照脸唾骂:烂了舌根的混账老婆!都不是你们这起淫妇调唆的?这会子逼死了,你们遂了心,我饶那一个。

贾政在旁听了,赶紧喝退了赵姨娘。这喝退其实算是对赵姨娘的保护,还蛮及时。不这样,盛怒的贾母没准真"哪一个都不饶",贾政再去挽回,会有多被动。

贾政与赵姨娘之间虽着墨不多,但却让人能清晰感觉到,两人的感情是非常不错的。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和呆板正统,年纪又稍大的王夫人比,赵姨娘年轻,泼中带点野气;从探春那见之忘俗、顾盼神飞的长相倒推看,其母赵姨娘自然也容颜不俗。

不苟言笑的贾政整日在外正经得累了,就到赵姨娘房里说说话儿,放飞自我,况且其骨子里也曾是诗酒放诞之人。

很多晚上都是赵姨娘负责打发贾政安歇,独留下一屋的寂寥落寞给王夫人。

所以即便王熙凤,王夫人甚至贾母都如此不喜欢赵姨娘,但她每天仍过得好好的,谁让她是贾政喜欢的女人呢?

只是一点不好,贾政疏懒于家务,不爱管事,吹多少遍枕头风都收效甚微。

好吧,我的利益我来主张。她赵姨娘卯足了劲时,就亲自上阵横刀跃马,四处奔走呼号一番。虽然,别人把这看做是闹事。

赵姨娘最终结局不知是怎样的。但不管怎样,她的戾气还是带坏了贾环,从贾环想要烫瞎宝玉眼睛就能知道,贾环性格阴毒,心理已经扭曲,这也为未来贾府颓败家乱埋下一个大祸根。

这固然和赵姨娘本人性格偏执、极端、不成熟以及她的教育方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这个锅,都由赵姨娘一个人来背吗?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作者简介】龙少,喜欢读四大名著,尤其是《红楼梦》,希望能读出自己的新感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不要轻易鄙视《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她也在为活着而努力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