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毁灭

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Ivan III Vasilyevich of Russia ,俄罗斯的伊凡三世·瓦西里耶维奇。后世称呼为“the great Ivan”,也就是伊凡大帝。生1440.1.22~卒1505.11.27,统治1462.4.5~1505.10.27. 俄国版秦始皇,现代俄国地缘版图奠基人,扩建克里姆林宫。在位期间领土扩大六倍,吞并几乎所有主要的罗斯公国,彻底打垮并消灭金帐汗国。

伊凡三世继位时的莫斯科大公国已经从内战造成的破坏中恢复了过来,国势强盛,以伏虎之态屹立在罗斯诸国中,此时的莫斯科已经具备了实现统一所需要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条件,只差一个足够冷静和能做出大胆决策的领导者,而伊凡三世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彼时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早已不复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时代的盛况,国家的衰落体现在内部市民和贵族之间的阶级矛盾空前尖锐,各种苛捐杂税和粗暴统治让“共和”之名不复存在,就连维策议会都不再召开了,普通民众多次爆发的反抗和起义也很说明问题。由于军事能力的下降,诺夫哥罗德的上层贵族们便打算与一个强国结盟,利用那个强国的军队去镇压未来可能发生的大规模叛乱。

摆在他们面前的无外乎有两种选择,要么加深与南方莫斯科大公国的联系,强调对她的臣属关系,但他们也十分恐惧自己被伊凡吞并。最重要的原因是伊凡热衷中央集权的政治形态和崇尚贵族寡头政治的诺夫哥罗德截然相反,这触及了后者的核心利益。要么就和旁边兴起的波兰-立陶宛邦联结盟,她们“贵族民主制度”的政治形态更接近本国的理念。毫无意外,他们选择了后者。

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此时波-立邦联的执政者是前文详细描述过的卡奇米日四世,也就是卡四爷。面对送上门的好事,岂有不笑纳之理?卡四爷欣然同意了诺夫哥罗德的同盟请求,并且还向后者派遣了自己的全权代理人。得知这一切后,伊凡敏锐的意识到,动手的时机到了。伊凡早有吞并诺夫哥罗德之心,只是一直碍于没有个合适的借口,而诺夫哥罗德对罗斯人的“叛变”行为就是最好的口实和把柄。

伊凡为了让自己的吞并行为更合理和“文明”一些,他先让莫斯科主教谴责诺夫哥罗德的“背叛”,宗教谴责的同时,他下令开始集结军队。次年,伊凡集结了全罗斯的各位王公开了个探讨要不要进攻诺夫哥罗德的会议,这是一个从开始就已经确定好结果的会议,只是碍于形式不得不办一下。6月,伊凡率领从罗斯各地集结起来的军队向北方出发。

(在宗教观念浓厚的中世纪,“异端”之间的排斥是非常严重的,在整个罗斯公国眼中,同属东斯拉夫人的诺夫哥罗德信仰天主教本身就非常不合适,现在还主动与天主教国家结盟,更加激起了众国的不满。)

(在现代考古发现的当年卡四爷与诺夫哥罗德管理者的一系列文件中发现,卡四爷并没有要干涉诺夫哥罗德信仰自由的意图。也就是说,即便诺夫哥罗德成为波立邦联的藩属也不会被强制改变信仰,更不会拆除他们的东正教堂。所以诺夫哥罗德并不存在所谓的“宗教叛变”,这些罪名不过是伊凡为了让自己师出有名而捏造的。)

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灭顶之灾

诺夫哥罗德的贵族们知道灭顶之灾已经到来,他们向周边所有国家发出了求救的讯息,甚至向自己的老对手利沃尼亚宝剑骑士团乞求援助。然而因为各种原因,包括波兰和立陶宛在内,一个援军都没有到达,诺夫哥罗德被迫独自迎战伊凡的军队。

7月14日,双方在谢伦河展开决战,人数众多但士气低迷的诺夫哥罗德军队很快被打败,数千人或被杀或被俘。伊凡是一位精明谨慎的政治家,他并没有狮子大开口一下吞并诺夫哥罗德,他仅仅加强了自己凌驾于后者之上的政治权力,并处罚了诺国内亲立陶宛的贵族,在索取了15,500卢布的贡税后就离开了。

事实证明,伊凡的策略是非常有效的。战败的耻辱和赔款加剧了诺国内部矛盾,百姓再也无法忍受国内贵族,他们联名请求莫斯科大公来为他们主持公道,这正中伊凡下怀。

伊凡三世彰显了他强大的政治智慧。如果他在谢伦河之战后就直接吞并诺国地区或者取消他们的维策制度,这势必会引起诺国举国上下对莫斯科的不满。要知道诺夫哥罗德的独立传统由来已久,名义上的罗斯大公在诺国内几乎没有任何权力,诺国人也并没有罗斯公国的归属感。对诺国的暂时宽容态度会极大缓解自己武力扩张的负面影响,还会加剧诺国国内的内斗。后世的洪承畴也建议多尔衮暂时停止“剃头令”以减少汉族人民的反抗,这招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不可谓不高明。

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1475年,伊凡以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的姿态来到诺国,他在首都开展批斗大会,凡是他认为,注意,是他认为有叛逆罪的地方贵族都被带上镣铐押往莫斯科,伊凡就这样取得了诺国的最高审判权。但当时诺国已经有人清楚的认识到伊凡越过求证,申辩等司法程序直接利用汹涌民意的判决是不合常规的,但这种声音被淹没在了民众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中。

1477年,伊凡派使者去到诺夫哥罗德,拐弯抹角的询问他们愿不愿意接受自己的统治,诺夫哥罗德贵族干净利落的予以拒绝,并且客气的送使者离开。这一切都在伊凡的掌控之中,伊凡迅速宣布诺夫哥罗德之前已经效忠了自己,现在的行为就是背信弃义。于是就发动了第二次对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战争。

11月,伊凡的军队已经将诺夫哥罗德城包围的水泄不通,城中贵族被迫与他谈判。谈判的结果显而易见,诺夫哥罗德所有省份和西伯利亚的殖民地完全并入莫斯科大公国版图,前者引以为傲的维策议会制度被彻底废除,取而代之的是所有人都要唯莫斯科大公一人是从。诺夫哥罗德城中心有一口大钟,一个世纪以来,就是这口大钟负责召集全城市民和贵族参加维策大会,它也是诺夫哥罗德议会制度,公民社会和独立自由的合法权利的象征。然而这口大钟被拆了下来,直接当做战利品运回了莫斯科。

伊凡甚至没有放过城中的图书馆和档案馆,保存了几个世纪以来无数珍贵图书和手稿的图书馆被莫斯科士兵们烧为一片焦炭。伊凡将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一半的土地封给了自己,其余的给了盟友。

从1136~1478,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宣告覆灭,享国三百四十二年。

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1479~1488年诺夫哥罗德地区爆发了声势浩大的起义,意图复国的贵族重新占领诺夫哥罗德城,并且与卡四爷,骑士团等势力交往。但伊凡无情而迅速的率军镇压,他甚至开炮轰击诺夫哥罗德城墙,最终城内发生叛乱,起义失败。伊凡将城内数百家不忠于他的世家大族全部流放,财产全部没收。随后,伊凡将诺夫哥罗德地区超过8,000家的中产阶级或是小贵族也全部强制迁移到莫斯科的其他地区。随着诺夫哥罗德的国家特点逐渐被莫斯科的政治、法律和习俗替代,前者彻底融入进了后者中。

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就如同千百个被野蛮征服的文明一样,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悲剧!俄罗斯人的残酷扩张:这个古老文明竟然被兄弟国家攻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