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说起谢君豪,可能大部分人都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但是提及他演的角色都会惊呼“原来是他”。

他是《南海十三郎》中的十三郎,是《隋唐英雄传》中的隋炀帝,也是《仙剑奇侠传》中的酒剑仙。

不仅如此,他还是香港话剧团最年轻的首席男演员,在未涉足电影行业之前,早已是誉满香江的话剧名角。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谢君豪很爱话剧艺术。

他演过的那些剧目,都能从中感到浓重的生活气息,以及平淡隽永的意味和人生如梦的坚守。

这种在出世入世间寻求平衡,一半清醒一半醉的风骨,便是谢君豪演艺生命的根。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剧团的生活就是一个小世界,“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

在这样的环境下闯荡,谢君豪结交一班相濡以沫的知己,如亦师亦友的编导杜国威,情同手足的潘伟强。

他们相互依靠,共同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戏梦人生;他们相互切磋,远离娱乐圈的浮华,成就了有底蕴的真正演员。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也许是得益于话剧舞台上的千锤百炼,谢君豪的戏看起来很舒服,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十分难得。

他演戏的节奏感很强,人物的起承转合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也不带有一丝表演痕迹。

尤其是在处理角色上,能够让观众看清楚角色的心理、性格以及动作逻辑,从而转化成情绪上的共鸣。

这样的表演就像长了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观众的心,让观众随着他的节奏走,使他无论塑造多小的角色都能叫人过目不忘。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在外形上,谢君豪可谓是千人千面。

换角度、换机位、换发型、换衣服,都能体现出不同的气质,或清新俊朗、或落魄孤独、或杀气腾腾、或柔情似水,千变万化。

他身上似有一种浓浓的韵味,这种韵味不同于当下演员的漂亮英俊、艳俗娇媚,而是一种穿透了时空,吃透了人物后提炼出来的意韵。

这种感觉难以描述,就像“腹有诗书气自华”一样,即使粗丝绑发,粗布披身,也无法掩盖住他的光彩夺人。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1997年是他大放异彩的一年。

在《南海十三郎》中的出色演出,令其击败《春光乍泄》中的张国荣,一举夺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他能够获奖实属意外,当时参评的电影有《甜蜜蜜》、《香港制造》、《春光乍泄》、《食神》等大片。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小成本能够异军突起。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当然,连谢君豪自己都没有自信。

金马奖典礼期间,他起身去洗手间,遇到熟人都说自己没可能,怎么可能在张国荣、黎明等人手中拿下影帝。

然而无心插柳柳成荫,刚回身落座,就听到台上主持人叫他的名字,原来他口中的不可能成了现实。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看起来很偶然,其实他私底下已经准备了多年。

童年时孤独长大,少年时生活困顿,青春时寂寞守候,成年后劳碌奔波,总在一次次的挫折中寻找出路。

这些苦难也变成了他表演中的宝贵的养料,不断为他的演艺生涯添砖加瓦,这才使他比别的演员更快的脱颖而出。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2003年转向内地发展,先是在《隋唐英雄传》中饰演荒淫无度、无恶不作的杨广,后在《仙剑奇侠传》中扮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酒剑仙。

前一个角色让观众记住了演技与颜值共存的谢君豪,后一个角色直接令其有了一大批迷妹。

如果当时在《仙剑奇侠传》中多给他安排几场戏,或许大红大紫的演员可就不是胡歌了。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任何方式的成功都是有原因的。

来内地的演员那么多,为什么唯独谢君豪一人获得认可,源于他的认真负责。

他拿到剧本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一切应酬,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琢磨角色,镜头前的举手投足、一招一式,都是千锤百炼的结果。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长恨歌》中的程先生便是如此。

为了演好程士砥,谢君豪特意向导演申请在居民区住了半年,真听很看真感觉,以求精神上的载体。

听不懂上海话,说不利索普通话,就一头扎进平常生活中,一刻不落的学习,进度慢就熬,直到熟练为止。

至于多辛苦,这其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明了。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长恨歌》的故事很好,情节铺陈细腻婉转,看上去闲笔不少却有着手术刀般的精准,堪称海派电视剧的经典之作。

剧中的谢君豪将自己代入到程士砥的灵魂之中,在绝望中固守一份不属于自己的爱情,在城市动荡中坚持绅士情怀。

他的存在让王瑶琪的繁华一梦醒来后不那么孤寂,也为这个城市保留了一份委婉的尊严。

这一切,通过谢君豪张弛有度的表演,让人物有了温度。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长恨歌》播出后,一座城市成了他的粉丝,女人们叹他痴,男人们叹他傻,可他总是一笑而过。

他本可以把程先生演的再入世一些,多一些烟火气,但他知道,艺术永远高于生活,太过真实的角色就失去了表演的含蓄与味道。

这也是他认为一个演员需要秉持的原则,即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诱惑、稳得住情绪,不被现实左右。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生活中的谢君豪与荧幕中有很大的区别。

拘谨、沉默、疏离,有节制,自爱自省,拘谨中传达出一种不经意的通透,沉默中传达出一种隐藏的温暖和善意,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慵倦的高贵。

他在精神上是入世者,洞悉世事后依然心怀善念,在生活上却离群索居,朴实平和。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其实,演员最好的状态就是保持神秘感。

而艺术创作也要与生活适度的疏离才能拥有持久的冲动,这种冲动或许是天性使然,或许是淡泊名利,总之都是公开的秘密。

正是这些秘密,在不经意间化成了他满身的星气,他不需要千呼万唤,只需“犹抱琵琶半遮面”便能“说尽心中无限事”。

这种以点概面的能力使他一上台,站到镜头前便有一股夺人的气势,演人是人,扮仙是仙,出将入相,出神入化。

也许有些无脑吹,但演员若都像他这样,彩虹屁可以每日都新鲜,绝不会重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如果他的戏份再多点,当年红的可就不是胡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