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十三年战争(Thirteen Years' War 1454–66)

战前欧洲的国际形势对邦联是有利的,几十年的胡斯战争,让欧洲老大哥神圣罗马帝国的腹心地带遭受不小的损伤,波西米亚一片混乱。汉萨同盟的立场是值得玩味的,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条顿骑士团的盟友,没少为其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但尴尬的是普鲁士联盟里的城市也加入了汉萨同盟,为了争取后者在即将到来战争中的财政支持,骑士团咬牙给予了他们不少商业特权。丹麦和瑞典的冲突逐渐加深,在未来的战争中只能扮演中立角色。此时在西欧,英国还没从百年战争的失败中喘口气,又陷入到残酷的内战,即玫瑰战争中去。法国内部也遭遇勃艮第的独立问题,无暇他顾。

但勃兰登堡在这个时候为骑士团雪中送炭,为其提供了40,000个金币的战争贷款,这笔钱为骑士团收买职业雇佣军起到了关键作用。

1453年,所有欧洲人都见证了一个伟大帝国成为历史的最后一幕。5月29日,屹立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西面千年之久的东罗马帝国古都,欧洲文明精华凝聚之地,君士坦丁堡在经过53天残酷血腥的战斗后宣告沦陷。拉布兰十字旗在残破的城墙上折断,象征罗马帝国权威的金色双头鹰旗被异教徒踩在脚下,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血战殉国。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千年帝国的陨落象征着欧洲古典文明的毁灭,但同时也孕育了更加辉煌灿烂的文艺复兴运动

说回到13年战争,波立邦联的征召制度比较传统,即:国王发出召唤命令后,贵族们开始在自己的封地集结军队,从公爵到侯爵最后到骑士,每一层贵族阶级都需要征调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多军队投入战场,农民也必须放下锄头,在简单的武装后作为步兵入伍。

普鲁士联邦也在各自管辖的城市内大量集结征召兵,战争爆发后,他们可以提供近20,000名士兵和各种强大的投石车和大炮加入战争。同时,普鲁士联盟还可以提供一支小型舰队,这些由商船和民船改装而成的低配海军无法和正规的战舰相提并论,但有总好过没有,事实证明,他们还会在以后的决战中大放异彩。

条顿骑士团方面就显得非常窘迫,因为15世纪前期在和波立邦联的战争中遭受惨重打击,再加上入不敷出的糟糕财政,此起彼伏的叛乱,曾经叱咤东欧的最强武装力量已如明日黄花。虽然他们还能在控制区征兵,但其已经难以维持一支堪用的常备军,曾经纵横天下的重装骑士更是无法负担。在得到勃兰登堡的借款后,才得以雇佣神罗和波西米亚的雇佣军作为主力参战,但这也为后来马林堡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汉萨同盟势力图

但此时的卡四爷也正面临一个令他左右为难的抉择,通常来讲,国王战时征召贵族参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波立邦联的国情不同。自从1374年拉约什一世颁布《科希策法令》后,波兰的贵族权力就已经高于正常水平,隐隐有挤压、挑战王权之意。到1453年,波兰贵族的权力只增不减,平时还好,一旦到了战时,麻烦就来了。而且由于先王小瓦哥的连年征战,王室的储蓄也捉襟见肘,也无法雇佣足够规模的雇佣军。

国内的贵族一听说要打一场规模空前的全面战争,他们开始纷纷质疑这场战争的合理性,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尽全力派出大军参战,不管胜败,一定会有不少的损失,于是滑稽的一幕出现了,贵族竟然与国王讨价还价,拒绝出兵。双方一度陷入僵持。但战机不等人,卡四爷火烧眉毛,急需贵族的全力支持,他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后退一步。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卡齐米日四世首先征召大波兰的贵族民团战争。应大波兰贵族的要求,国王于1454年9月15日在策雷克维策附近的军营给他们授予特权。国王答应今后征召民团必须经地方议会的统一。大波兰民团于是开赴霍伊尼策前线。” ——《波兰通史》

霍伊尼采战役(Battle of Chojnice)

1454年9月18日,双方野战部队在格但斯克西南方124km处的霍伊尼采镇相遇,如果不算之前不成功的普、波联军马林堡之围,这是13年战争中双方的第一次正面交手。波普联军有约16,000名骑兵和约3,000+步兵组成,其中包括格但斯克和普鲁士联盟的雇佣兵,总指挥是卡四爷。条顿骑士团方面有约9,000骑兵和6,000步兵,由摩拉维亚的雇佣骑士伯纳德·泽姆鲍尔斯基指挥。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霍伊尼采战役

这是一场“富裕仗”,卡四爷手下的重骑兵部队远远多于对方,于是他便把进攻的主力任务交给了这些勇敢的骑士。战斗开始后,波兰的重骑兵部队将条顿军的阵线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但后者仍然坚持抵抗,硬生生抗住了波兰骑兵的冲锋,双方开始肉搏鏖战。卡四爷指挥一股骑兵突袭了条顿军的后方,竟然当场活捉了他们的指挥官泽姆鲍尔斯基。就在波普联军取得上风没过多久,他们毫无防备的后方遭到了来自霍伊尼采方向的突然袭击,波普联军被两面夹击。而就在这时,泽姆鲍尔斯基趁波兰人还没回过神来,竟然逃回了条顿军中。恐惧传播的速度是惊人的,波普联军很快溃败,数百名士兵甚至淹死在了附近的沼泽里。卡四爷只能在随从的保护下带着残军撤退,条顿骑士团首战大捷。

波普联军首战失利,加上逃跑途中被杀死的,共损失了约3,000人,几位贵族战死,300名骑士被俘虏,条顿骑士团方面只阵亡了百余名士兵。从13年战争的全局来讲,霍伊尼采的失败使邦联和普鲁士联盟之间的通信联系遭到打击,从2月份开始的马林堡围城战也宣告失败。这场战役对联邦的历史产生了深远影响,倒不是因为单纯的军事失利,而是它直接引发了后面的涅沙瓦特权。

涅沙瓦特权(Statuty nieszawskie)

1454年11月~12月,卡四爷在华沙西北200公里处的涅沙瓦小镇与国内贵族就扩大征兵的事宜上陷入僵持。霍伊尼采的失败,令卡四爷下决心要扩大征召力度,从北方几个贵族扩展到全国所有大贵族都要来支持对条顿骑士团的战争。但作为指挥官的首战失利,使得本就做出多次妥协的王权再次受到打击,联邦大贵族拒绝为国王提供他急需的军队。

但战事不等人,在贵族阶层和迫在眉睫战争的强大压力下,卡四爷无可奈何的又一次选择妥协,涅沙瓦特权主要条文如下:

大、小波兰地区的贵族势力得到进一步的土地和政治特权;

在没有地区议会点头的情况下,国王无权增加税收和征召军队;

限制迫害耕农,取消进出口贸易管制,取消犹太人的一些特权;

特权实施后,卡四爷手里的军队终于再次充实了起来。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今天涅沙瓦小镇的古教堂

条顿骑士团发起战略反攻,但奈何自身陆上军事实力有限,普鲁士联盟的抵抗非常顽强,骑士团方面没有取得什么有效的进展,但还是收复了几座之前陷落的城堡。作为主动方的他们很快施行了经济封锁,他们通过驻扎在维斯瓦河畔上的城堡截留通往普鲁士联盟的贸易船队,这招非常有效的重创了普鲁士联盟的经济,逼迫其增加税赋来弥补战争开支。

康德岛起义(Bitwa o Knipawę)

这个坐落在布格河畔的美丽滨海城市被认为是东普鲁士人的发源地,她孕育了康德、哥德巴赫、希尔伯特、基尔霍夫等文学、哲学、数学和物理学巨匠。自13世纪建城伊始,她的贸易和战略地位逐渐增强,14世纪,作为汉萨同盟的重要成员,她成为波罗的海东南部的重要贸易港口。她就是后来大家耳熟能详的柯尼斯堡,也就是今天的加里宁格勒。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绝对的历史名城

因为不满条顿骑士团的加税政策,柯尼斯堡宣布起义。因为其重要的战略位置,条顿骑士团大团长路德维希决定亲自率军前去镇压。

1455年4月,柯尼斯堡三个城区爆发公开叛乱,义军推翻市议会,攻下了军械库和城门,控制了从城区前往康德岛的桥梁。站在后人的角度看,这场战役简直可以称为是佣兵大战,因为双方的军队主力基本都是临时征召的佣兵。条顿骑士团依靠军队质量优势,很快击破了外城防御,攻入内城。而义军也被迫退守康德岛做顽强抵抗。

4月13日,岛上义军发起突袭,一度迫使路德维希撤退到城郊,但他们很快又回来继续包围。20日,骑士团与义军展开血腥拉锯战,后者的突围宣告失败。26日,骑士团又在城市的其他地区歼灭了不少义军。到5月,骑士团建造了包围工事,彻底断绝了岛上义军和布格河上支援的通路。到5月底,康德岛依然没有沦陷,城市外围,双方的援军打成一团。持续的围困持续到7月,岛上的守军已经耗尽了补给,几次组织战船突围也没有成功。路德维格见时机成熟,开始准备最后的总攻。

然而5月2日,尴尬的一幕发生了,条顿骑士团雇佣的军队宣布占领马林堡,拒绝继续为骑士团战斗,还抓捕了路德维格本人当做人质......原因竟是他拖欠了雇佣军高达40,0000兹罗提的工资。反水的雇佣军首领想要把手上占领的约21座城市和据点出售给卡四爷,但他们的要价太过夸张,本来就穷的卡四爷也没谈成什么。

猛烈的攻防战持续到7月7日,骑士团在占尽数量优势和后勤优势的情况下还吃了一次败仗,但他们终究还是获胜了。义军终于派出投降代表出面和谈,经过8天的谈判后,7月14日,义军宣布投降。但会谈的结果对柯尼斯堡来说简直非常优厚,骑士团并没有大肆报复这座城市的反叛,反而还宽厚的予以赦免。一些城市难民获得了房产的优惠,商人公会得以安然离开,同时还保留了城市现有的所有特权,包括自治的市议会、城墙的保留还有税收。作为回报,骑士团仅仅要求柯尼斯堡从普鲁士联盟退出,然后对前者继续效忠。

作为带领骑士团取得最终胜利的将领,海因里希·雷斯·冯·布劳恩(Heinrich Reus von Plauen)在13年战争结束后当选为下一任大团长,不过那是后话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条顿骑士团首都被雇佣兵拱手送人:一场拖欠工资引起的血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