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近段时间,日本在向中国捐赠大批物资的同时,还通过纸箱标签带来了几首诗词。

日本捐武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日本捐湖北:“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富山捐辽宁:“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日本舞鹤捐大连:“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此外,北海道、札幌、京都、奈良、横滨也带来了“海天一色,风雨同舟。”“冠巾俱是唐时衣,言语同为汉流源。”“不畏浮云遮望眼,长安故城有故人。”“奈何风雨,良人殷切。”“横山一脉东复西,滨水相连袍与衣。”

这些诗词,在让人感到暖心的同时,又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优雅。原来,我们在鼓舞别人、安慰别人时,不一定非得是千篇一律的“加油”“不哭”。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这两年,《中国诗词大会》火遍全国。通过这个节目,人们重新认识中国诗词之美。而其实,在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中国古诗词自古以来就备受推崇,至今热度不减。

早在公元 3世纪,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就通过朝鲜半岛,流传到了日本。至今日本还保留着许多以《诗经》命名的城市、学校、团体、商标等。

富山县高冈市取名于《诗经•大雅•卷阿》中的“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东京都内千代田区的鹿鸣馆,取自《诗经•小雅•鹿鸣》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位于东京都世田谷区的图书馆静嘉堂文库取自《诗经,大雅•既醉》“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中国另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楚辞》,也在公元6世纪流传到了日本,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日本成书于7世纪的《怀风藻》和《日本书记》两本经典著作,都深受《楚辞》的影响。604年,日本圣德太子执政制定《17条宪法》,其中第 14条陈述了嫉妒的危害。显而易见,这是受到屈原《离骚》的启发。

中国进入盛唐后,文化艺术高度发达,特别是在诗歌上取得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绩,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诗人。那时候,日本为了学习中国先进的文化,在交通极为不便的情况下,先后向唐朝派出了十几次遣唐使团。遣唐使团将中国的许多律令制度、文化艺术、科学技术、风俗习惯等传回了日本,其中也少不了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唐诗。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唐诗进入了日本,宋词自然也不例外。李清照、苏轼、辛弃疾、柳永等人的经典词作在日本民间耳熟能详,他们的名字也为日本人所熟知。

在中国诗词的影响下,日本文人也写起了汉诗,其中不乏佳作。日本著名诗人藤原宇合的一首《奉西海道节度使之作》:“往岁东山役,今年西海行;行人一生里,几度倦边兵。”颇有几分唐朝边塞诗人的韵味。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当然,大多数日本文人创作的汉诗,似懂非懂,似通非通,还比不上中国文人创作的一些打油诗。

日本的学校教育非常重视中国诗词的学习,孟浩然的《春晓》、杜甫的《绝句》《春望》(江碧鸟逾白)、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静夜思》、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王翰的《凉州词》、张继的《枫桥夜泊》等中国诗词的名作,都被选入日本中学阶段的教科书。

2004年10月,日本大修馆书店出版的《SINICA月刊》进行的“汉诗国民投票”活动,评选了最受欢迎的中国诗词。杜甫的《春望》位列榜首,第二为杜牧的《江南春》,第三是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第四是孟浩然的《春晓》,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和李白的《静夜思》并列第五。李白的《早发白帝城》、陶渊明的《饮酒·其五》、王翰的《凉州词》分列第七、八、九位,张继的《枫桥夜泊》和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并列第十。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这些中国诗词里的部分诗歌,如陶渊明的《饮酒·其五》,大家能够轻松背下来的不多吧?

近些年来,日本民间的中国诗词热逐渐升温,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喜欢阅读中国诗词,掌握诗词的写作技巧。所以,“岂曰无衣,与子同裳”“不畏浮云遮望眼”之类的中国诗词会出现在援助中国的物资纸箱上,就不是偶然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日本为何如此热爱中国诗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