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这次的疫情,让很多野生动物再次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从可能是病毒源头的蝙蝠,到疑似中间宿主的竹鼠、果子狸。

最近,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焕春又在发布会上表示,穿山甲毒株与目前感染人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是潜在中间宿主的可能性极高。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消息一出,再次引发了网友们对于野生动物交易的愤怒。

这让我想到,早在2018年,BBC就推出过一部关于穿山甲偷猎和非法贩运的纪录片。今天一看,更发觉其内幕触目惊心,令人无言以对——《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穿山甲是世界上唯一真正有鳞的小型哺乳动物,早在4000万年前,就出现在了地球上。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它们以蚂蚁和白蚁为主食,身体构造令人称奇,拥有几乎同身体一样长的舌头,以及可以挖穿混凝土的爪子。

但同时,它们又是怯生生的小家伙,走起路来总是揣着手手,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遇到危险时,它们会立马缩成一团,让自己被那些由角蛋白组成的鳞片所包裹。

现在,存活在世界上的穿山甲有8种,4种在非洲,4种在亚洲。

但悲剧的是,在残酷的自然法则下存活了4000万年的它们,如今却因为人类而濒临灭绝。其中的罪魁祸首,还是我们中国人。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在中国的传统医学里,存在着“以形补形” 的食疗和养生观念。

因为穿山甲擅长穿山打洞,所以它的鳞片被认为能够通经下乳,肉则被认为可以治疗肾虚和风湿。

这些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但不妨碍穿山甲成为一些人的“需求”所在,并因此形成了一条非法的经济链。

在上世纪60年代,穿山甲虽然被用作中药药引,但并没有遭到大量猎捕。可自从改革开放、经济腾飞之后,中国人有钱了,穿山甲的食用和药用需求开始剧增。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全国各地兴起了吃野味的浪潮,大大小小的野味馆不计其数,非法贩卖异常猖獗。

当时间来到1998年,全国的穿山甲已经仅剩5万只左右。

由于国内的中华穿山甲数量锐减,泰国、越南乃至非洲的穿山甲,又随之成了被猎捕和贩卖的对象。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时至今日,穿山甲已经成为全球非法贸易最多的野生动物,每年都有10万+的穿山甲被猎杀和交易,每五分钟就有一只野生穿山甲被抓走。

而除了这些血淋淋的数据和真相外,本片还记录了环保学家玛丽亚·迪克与志同道合的人们,为保护穿山甲而进行的战斗。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玛丽亚管理着一个拯救非洲罕见野生动物的组织,自己也收养了一只名叫甜宝的穿山甲。

在精心照顾下,甜宝与她建立了足够的信任,成为她家中的一员。

而通过甜宝,玛丽亚也得以观察到更多穿山甲的习性,加深对这种古老动物的了解。

不过,照顾甜宝只是玛丽亚生活的一小部分。她更多的精力,都用于想方设法去营救那些被人类偷猎的的穿山甲们。

为此,她一方面卖掉自己的一切,建造了一个复原中心,专门用来安置被她救下的穿山甲们;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另一方面,她也明白单从非洲入手远远不够,因为整个黑市的源头在亚洲,更确切地说,是在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玛丽亚开启了一场深入亚洲的旅程,近距离了解这里穿山甲贩卖的内幕。

她先是去到越南,接触当地复杂的犯罪网络和穿越国界走私穿山甲的真实情景。

她发现,尽管当局采取了措施,但只有10%的穿山甲会被拦截下来,绝大部分还是能够蒙混过关流入黑市。

不仅如此,为了增加穿山甲的体重,卖出更好的价钱,人们会想出各种残忍的虐待方式。比如使用管子从嘴巴插到肚子,给穿山甲们暴力喂食。

接着,她又去到了另一个中转站——泰国。

在这里,她发现情况并无二致。尽管泰国当局严厉打击野生动物犯罪行为,但在利益的驱使之下,非法走私屡禁不绝。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大袋大袋的穿山甲鳞甲被运往这里,每袋的鳞甲背后都是50-100只穿山甲的生命。这样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一度让玛丽亚在镜头前情绪失控。

最后,她来到了市场的所在之处,中国。

玛丽亚知道,只有这里的人改变想法,穿山甲的苦难才会结束。

但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吸引人们关注,她找了中国的流量明星来为穿山甲发声。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有一说一,这次Angelababy不能黑。

她们一起举办了公益活动,还专门拍摄了个短片,让玛丽亚的甜宝作为主角,向大家科普穿山甲的知识,共同抵制非法贩卖。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直到如今,玛丽亚仍然继续和全世界的同行们一道,为保护穿山甲而努力奋斗着。

她坚信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终究会迎来光明的一天。

这部电影在豆瓣标记的人不多,但评分高达9.4。

虽然它只有约一个小时的时长,却足以让人痛心与动容。

痛心于人们在贪婪与无知下的残忍,动容于玛丽亚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们的纯粹与光辉。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片中,一个与玛丽亚共事的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感觉这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上帝在驱使我这么做。

他们不是为了获取利益与美名,单单是在良心的驱使下,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我想,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存在,才让我们的世界不至于令人绝望。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但让人悲愤的是,在影片拍摄制作的期间,就仍有约10万只穿山甲遭到了人类的捕杀……

事实上,早在1989年,中华穿山甲就已经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禁止捕杀和食用。非法捕杀、走私或贩卖,案情严重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2002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也明令禁止任何穿山甲的国际贸易活动。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巨大经济利益的刺激下,非法贩卖穿山甲的恶行始终猖獗不止。

与此同时,穿山甲的价格被一再推高,食用穿山甲等野生动物,甚至成了一些人炫耀财富的资本。

即便疫情蔓延的如今,还有一家鱼馆被查获收购穿山甲、王锦蛇等野生动物用于制作菜肴,实在是让人槽多无口。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这些年来,因为一些国人对穿山甲的病态需求,国内野生穿山甲数量已减少了90%以上。

非法走私的屡禁不止,又使得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穿山甲,也同样濒临着亡族灭种的威胁。

谁能想象,原本人畜无害的穿山甲,会因为一些人的口腹之欲、愚蠢无知和极度贪婪,陷入如此境地。

这是穿山甲的悲剧,更是人类的悲哀。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而因为人类的傲慢无知,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又何止穿山甲一个?

这让我想到,在刚刚结束的奥斯卡金像奖上,获得影帝的华金·菲尼克斯用发表感言的机会呼吁人们遵循自然规律,用爱和同情与自然和谐相处。

他说“我觉得我们已经与自然世界非常脱节了,我们中的许多人,拥有以自我为中心的错误的世界观,认为我们是宇宙的中心,我们进入自然世界,掠夺自然资源。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这段演讲的完整版我在今天次条放出

而事实证明,自以为主宰地球的人们终将遭到惩罚。17年前的非典,如今的新冠肺炎,都是代价惨重的教训。

甘地曾说过:大自然所提供的一切,足以满足人类的需要,却满足不了人类的贪婪。

希望疫情能够早日结束,更希望这一次我们能够真正地进行深刻的反思,作出切实有力的改变,而不是等到雨过天晴之后,一切又被忘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吃野味的人,把这个存活4000万年的物种逼上绝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