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倒一个好人?——《危楼愚夫》

疫情肆虐之时,也是舆论交锋之际。

在泪水和苦难浇灌的2020年开端,你会发现,你和身边人的观念裂缝越来越大。

你有你要铭记的普通人,他们有他们要推举的吹哨人。

你诉诸愤怒和追问,他们有他们的赞美和感动。

的确,面对争分夺秒、昼夜不舍的医疗人员;

深入前线、以身犯险的志愿者和基层公务人员;

拿出一辈子积蓄援助武汉的清贫老人......

他们大义无私的英雄主义行径,很难不让人产生感动。

但这种感动很复杂。

一边是伟大人民在冲锋陷阵,另一边魔幻新闻却不断发生。

这时,我们应该对“英雄”一词产生警惕。

英雄,通常背负着个体为了集体所作的牺牲。

以往我们倍感这种牺牲折射出的人性之伟大,而此次我们则看到了牺牲背后的不必要和不值得。

因为,好人们是在用自我牺牲去弥补坏人们所做的。(吃野味者、瞒报疫情者、红十管理者、组织不力者、隐瞒病情者、发国难财者......)

请问:凭什么?

只要这些恶不被根除,英雄和好人永远是冲在前面的献祭品。

今天推部旧片,我们可以一睹,在恶的土壤里,好人是如何寸步难行的——

《危楼愚夫》

主人公迪马是一个维修工。

某次出工,他发现一栋居民楼上,一道巨大的裂缝贯穿了整栋墙体。

凭着专业警觉,他意识到高楼随时有可能坍塌。

而这栋楼里住着的800余人,也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

于是,他一刻不停地向市长汇报了险情,吹响了群众生命安全预警的口哨。

他本可以成为立功的英雄,但最后却无法阻止高楼的倒塌。

因为相比高楼的裂缝,人与人之间的裂缝才是更加无法弥合的。

01 

第一道裂缝·家庭

迪马一家,三世同堂,挤在一间逼仄的老旧公寓里。

家中母亲强势,妻子温顺,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好人。

在这个偷窃成风的贫民小区里,父亲坚持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让艰难持家的母亲愤愤不平。

“你只是说我们不需要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但是从未有东西属于我们。”

别人成天酗酒,父亲努力工作。

小区的长椅和灯泡一被损坏,父亲就去修好它。

几十年如一日。

这种善良和正直,却日常被母亲嫌弃奚落。

因为高贵的品格没有给父亲带来尊重,反而让他被邻里排挤无视。

对他们本就清贫的生活更是无益。

父亲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处境。

他选择做正直的人,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傻瓜。

迪马和爸爸是一个阵营的。

他继承了爸爸的品格,甚至,成为了一个比爸爸还要坚定的好人。

好人的一大特点,就是“多管闲事”。

出事的大楼本来不是迪马负责的街区,但是因为原本的维修工酗酒旷工,迪马就顶了上去。

那么大的裂缝,不会没有人看见,只是没人想管。

房管局的官员将维修预算收进了自己的口袋,塞点钱让检查人员闭嘴。

内部结构早已腐坏移位,但多刷几次墙壁,就可以继续粉饰太平。

于是迪马只有越过自己的上级,直接向市长报告情况。

迪马只有一个想法,救人。

但在权力阶级那里,一栋危楼涉及到的却是复杂的利益链条。

在官员内部的黑吃黑现场,迪马差点遭遇灭口。

这一次,向来恩爱的夫妻也彻底出现龃龉。

逃亡的路上,看到政府根本没有向危楼居民做出任何警示,迪马坚持留下来去通知身处险境的800多人。

但是妻子无法理解。

她和母亲都属于“岁月静好派”的人,只要危险没有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就假装与己无关。

她们只想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伤害。

而那些素不相识的800多人,“他们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是。”

听到这句话的迪马第一次对妻子发了脾气。

“闭嘴。”

如何打倒一个好人?——《危楼愚夫》

“你不明白吗?”

“我们活得像动物,死得像动物,因为我们对于对方都无足轻重。”

那些身处地狱却依然在互相践踏的底层人民,根本不明白这个道理。

因此迪马的选择,显得清醒却孤独。

送走妻儿,回到家中。

母亲觉得儿子疯了,情绪激动地要他别再多管闲事。

这次,就连最理解他的父亲,也不再坚持一贯的立场。

当做好人需要儿子付出生命的代价时,他彻底认清独善其身并不会让这个世界变好的事实。

但迪马没有听。

他摔上家门,向危楼走去。

02 

第二道裂缝·群众

危楼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男人只会酗酒打女人,年轻的小混混无所事事,瘾君子和老弱病残苟延残喘。

简单来说,这里住着的都是一群没有希望的人。

当迪马终于把官老爷拽到这里视察情况,住在这里的人却丝毫不关心自己的处境。

因为觉得自己也没几天可活了。

对于好人,他们从不怀感激。

甚至怀疑他们做好事的动机:

你们怎么关心起我们的低级生活了?

言下之意:怎么,想充英雄吗?

迪马只回了一句:因为我就是我。

在一个黑白颠倒、道德崩坏的环境里,普通人坚持做正常的事,便是别有居心。

他们无法理解,真的会有人把道德正义看得比自身利益还高。

他们无法被正直之举感召,只觉得他们多管闲事,妨碍了自己继续心安理得地堕落,与黑暗融为一体。

当迪马冒着生命危险给他们拉响警报,奔走疾呼。

人群中有人举起迪马的手,推举他为“英雄”。

然后,转身给他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一个暴力酗酒的家暴男,成功地号召群众揍翻了一个正直的好人。

影片也有一个十分有力干脆的收尾:

人群逐渐散去,只剩下迪马一个人蜷缩在地。

他久久地、无力地,躺在那里。

危楼有没有倒塌,并没有昭示结局。

但这已经不再重要。

因为这个世界的秩序早已经坍塌。

当麻烦来了,愚民们解决发现麻烦的人。

而清醒的好人,只有哭泣和倒下的份。

03 

第三道裂缝·权力

电影里有段令人印象深刻的长镜头。

它按照现实中的时间长度,完整呈现了迪马去上报情况,从自家街区走到高级街区的过程。

三分钟时间,只是一段很短的路程。

但在观看心理上,我们感到这是一段漫长的距离。

如何打倒一个好人?——《危楼愚夫》

开篇的电视新闻里,就揭示了这个城市的现状。

豪华的政府大楼和残破的居民小楼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

居民楼久久得不到修缮,但为官员修建的停车场却进展顺利。

一条马路,间隔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天地。

迪马去上报险情,碰上女市长正在举行五十大寿的趴体。

心急如焚的维修工,此刻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这边有人要死了,这边音乐美酒、舞池狂欢。

这边人民活在失业穷苦的日子里,这边公务员在感谢女市长建设美丽城市。

甚至,他们将她喊做“妈妈”——一个劳苦功高、尽职尽责的父母官形象。

如何打倒一个好人?——《危楼愚夫》

但底层人民带来的坏消息,彻底撕碎了这位父母官的体面。

首先,没钱。

会计一报帐,政府此前的维修预算赤字达到了一亿两千万。

而要紧急安置820人大约还需要两亿六千万。

吓得女市长两眼一抹黑。

如何打倒一个好人?——《危楼愚夫》

钱都去哪了?

一半预算花在了贿赂其他官员上,给他们养豪宅情妇,以换取各项拨款。

其他预算,则被女市长和手下各个部长分而食之。

危机来临,蛇鼠一窝的上下级们开始相互指责。

房管局的老大为自己建豪宅、养不肖子,警察局的老大把警察局变成了黑社会,医疗局的老大将药物设备拿去卖了换钱,消防局的老大在十年没有火灾发生的情况下依然“购买”消防器材......

而女市长则在每一笔预算中,都拿走了自己的一份。

其次,没有安置的地方。

临时多出来的800多人,紧急安置在哪里成了最关键的问题。

女市长只有去紧急求救搞城市建设的搭档。

谁知平时互相利益输送的人,这时候翻脸不认人了。

对方提的建议,仍旧是贿赂了事这个逻辑。

当前领导劝她放弃撤离计划时,女市长良心挣扎了一下:

“还活着会喘气的人怎么办?你这卑鄙的家伙。”

前领导立即回击:“闭嘴,你这个贱人。”

泡在一个染缸里的人,大家谁还不知道谁。

“什么时候你开始关心起民众了?”

800个人立即丧生让他们感到兹事体大,但当底层人民一个个死去的时候,他们的良心却从未受过折磨。

依然心安理得地躺在民脂民膏之上,享受特权。

在这个夜晚,权力阶级没有一个人在为800人的生命担忧。

他们想的都是自己的政治前途。

甚至,女市长曾经也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穷苦人家的孩子。

但是当她成功进入体制,想的不是改善和自己有过同样境遇的底层人民的生活,而是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

她从心底里认同了前领导的狡诈逻辑:

既然平等分配每个人都会一样的穷,那不如我们利用权力来保障好自己的上等人生活。

世上本没有那么多恶人。

只是当体制腐坏了,任何人进去都会变成一个恶魔。

它吞噬人的良心,蚕食人民的权利。

让我们站立的这片土地上,善良和正直无法开出应有的花朵。

- END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如何打倒一个好人?——《危楼愚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