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从武汉宣布封城至今已过去半个多月,在这半个月中,疫情发展的速度超乎了我们想像,数据一天一个样,而我们能做的只有“等”。

这不禁让人想起17年前的那场SARS。学校停课,工人停工,街道清冷空旷,盐、抗生素、口罩被哄抢,一切是如此的相似,但一切又是如此的陌生。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从疫情爆发开始,很多人就将它与2003年的非典联系在一起。这时我们不由惊叹,17年来,我们从未对自身行为方式进行重新审视和彻底思考,这件轰动全国的大事件似乎被封尘在了记忆里,多年来只有中国香港推出过一部正式的纪录片!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果子狸并不是SARS病毒的“罪魁”,而是人们不健康饮食方式的“受害者”

2013年,凤凰大视野推出5集纪录片《非典十年祭》,分别为“暗涌广州 病毒凶猛”、“北京! 北京!”、“回望小汤山”、“SARS之谜”和“十年回响”。

如今这部纪录片再次被人们翻出,我们终于可以从17年的那场灾难中看到什么。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从无知到谣言四起

2002年12月10日,广州军区总医院出现了第一位非典患者。他是一位在深圳打工的厨师,因发热、胃寒、全身无力等症状,前往医院看诊,但在来广州军区总院之前,他就已经被当作普通感冒在老家河源治疗了两周,没想到病情不但没得到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出现了高烧不退、神智不清等症状,之后被送往广州军区医院抢救。

经过医院的抢救,这位患者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但奇怪的是,常规抗菌药根本无法根治他的病,他还是陆陆续续持续在发烧。正当医生们感到困惑时,曾治疗过黄杏初的河源市人民医院传来消息,与其接触过的11位医护人员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河源医院迅速将此情况反应到了广东省卫生厅,请求专家组支援。之后这些患者的病情似乎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也没有出现新发病症。

“无法分辨,没有结果,不知道”这是最初非典给人带来的印象,而当时专家组唯一确定的是,这是一种未知的病毒。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这场陌生且凶猛的病毒,随着春节的来临正渐渐加快它蔓延的步伐。离河源市近的几个地区出现了相似病情的患者,并且传来医护人员也都被感染的消息,感染人员超过了300人。未知让很多医护人员都开始紧张起来。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此时,广州流传的关于某种疾病的传闻尽管已经沸沸扬扬,但当地政府怕引起人们过度紧张与恐慌,并没有及时给出一个说法。广州人民开始恐慌起来,街上的药店排起了长队,板蓝根与白醋很快被抢购一空。

然而,在一个人员流动极大的时代,一个隐形传染源的流动,就可能在异地,造成一个大的疫点,更何况正值春节档口。由于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状况,人们一边恐惧,一边又表现得很不在乎,一些娱乐项目依旧火热,而当一批又一批医护人员倒下,专家组也一直未找出疫情来源时,终于,在第一例病患出现3个月后,非典的警报声终于在广州响起。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一场人性博弈的拉锯战

没有人会想到,2003年春天的这场疫情会属于北京这座城市。

生活在北京的人们觉得它离自己十分遥远,毕竟中国国土面积很大,南北离着又很远,然而在一个现代化、流动如此之快的时代,南北差距仅仅也只有几个小时的飞行而已。北京第一位非典病患者便是因为工作出差,从广州回来,出现高烧不退的症状被送往“北京301总院”。随后他的家人,以及陪同看诊的护士医生全部病倒,并且症状全都一样。

然而此时中国疾控中心出现了好消息,通过采集病人的标本检验出广东一带流行的不明原因性肺炎的病原体是衣原体病毒

有结论就能研制相关药物,这让大众看到了希望,但很快希望就在救治病患过程中被推翻。医护人员大面积倒下,原本救治的人变成需要被救治的,这无疑加剧了人们的恐慌。时任北大医院院长的章友康,曾经回忆说:“那时候我们病人去世了都出不去,因为怕感染,八宝山殡仪馆的车都不来。”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随着感染人数越来越多,而有关部门在不确定情况下也不敢透露太多信息,在那个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谣言通过短信逐渐扩散开来。无法查询到的信息,不透明的公共卫生网络,还有媒体迟迟无法介入的封闭尺度,成为非典肆虐的助力。一个网络信息从地球的南半球到北半球传递只需两秒的时代,北京的医生不知道广州的疫情究竟是何等规模。每天不断上升的数据,让人们对世界充满了恐惧感

医疗在接受考验的同时,病患的人性也在经受着考验。在大家对该病毒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有的人害怕医院不收治自己而隐瞒接触史,不仅耽误了自己的治疗,还把病毒传染给了更多无辜的人。有的出于恐惧不肯上转诊的救护车,后来听说转诊免费之后,又不分青红皂白地往车上挤。很多地方开始拉起了警戒线,一时间,北京人成了全世界最不受欢迎的人。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由于感染人数与日俱增,医院的床位早已超负荷,小汤山疗养院成为非典治疗的定点医院,并在七天的时间内搭建完毕,各大军区医院立即抽调医护工作者前往小汤山。死亡人数的增多,国家对疫情又采取了快速统一管理,一些病患在看到小汤山医院工作人员严阵以待的架势,让小汤山看上去更像一个死亡集中营或是修罗场,很多病患哭喊着不愿进去。可以说,整个抗击非典的过程,不仅是一场疫情战,更是一场人性博弈的拉锯战。

以史为鉴,严阵以待

2003年6月20日,18位最后一批非典患者从小汤山康复出院。

从开始到结束总共用了51天的时间,这51天中,分别小汤山分别收治了680名患者,672人康复出院,8人不幸死亡。庆幸的是,参与治疗与护理的1383名医护人员没有一人被感染。

6月份检测病毒的试剂盒问世,但这时已经不再有新的非典病人了。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总部宣布,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删除。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一场非典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这座城市非典前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对于某些从非典的黑洞中捡回一条性命的人来说,生活不复从前。由于非典没有特效药,所以当时为了挽救生命而使用了大量激素,导致病人在出院后产生一系列并发症,最常见的有股骨头坏死、骨质疏松、肺纤维硬化等等症状。

但身体的折磨远比不上心灵上的折磨,朋友与家人的冷漠无疑比这场疫情更加摧毁他们。在非典疫情结束之后,湖北就曾传出过一则消息,一位非典患者出院后返乡遭拒,不得不在当地福利院安身。亲友们都不想与他相认,最终引发了自杀的悲剧。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非典时期,考验的是我们的医疗系统、科学知识,但考验的更是人性,以及那些对于科学的无知、傲慢、恐慌。其实,放到今天,也一样。只不过这次我们用更理性的思维在应对挑战。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批批冒着生命危险的医护人员依旧冲在了最前线,他们也有本能的恐惧,但依旧没有退缩。政府也采取了积极应对措施,信息透明公开,医护人员也有所准备,媒体报道也让大众在第一时间知晓疫情状况。

而除此之外呢?研究表明,这次新冠肺炎引起的疫情很可能来源于野生动物。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法律制度是否要进行全面检讨和反思,号召全社会形成对野生动物非法交易零容忍,对滥食野味道的行为坚决说不的氛围呢?

为防历史重演,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如今,我们坚信这场疫情终会过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教授卢洪洲表示,经临床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虽然不低于SARS,但重症和死亡率明显低于SARS,并且治愈率也在逐渐上涨。

能扛过非典的我们,也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战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17年前,对这场疫情就早有预示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