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云蹦迪,想一想就觉得不够带劲的体验,在这个受疫情影响的假期却显得不同起来。

在2月3日,摩登天空与B站合作开启“宅草莓不是音乐节”试播后,看着屏幕“云蹦迪”逐渐成了年轻音乐爱好者们的新选择。当然,正如名字那样“宅草莓”并不是真正的音乐节,而是一场于B站上从下午延续到晚间的直播,其把去年草莓音乐节现场内容与音乐人自制“宅视频”混合的想法,倒是让这场伪音乐节有了更多的趣味。

如果简单理解,“宅草莓”是一个为了在疫情期间缓解人们焦虑的线上活动,但透过这个直播,也让读娱君想到了关于音乐人自我宣传的更多可能性。

迪也可以云着蹦

在摩登天空和B站行动之前,就有乐迷自发的搞起了“云音乐节”。

据自媒体北方公园NorthPark信息,在春节假期,一些热爱音乐演出的人聚在一个名为“24小时摇滚聚会”的微信群中,大家在群里分享自己录下的现场演出视频,逐渐凑成了相当丰富的音乐拼盘。而在有人扮演“酒保”有人负责“检票”的组织化后,视频内容的播放平台也发生了转变,从微信群走到了B站直播间,开启了专属于这个假期的“2020卧室POGO云音乐节”。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有意思的是,这场“卧室云音乐节”的组织者想得非常周到,所有播放的音乐节现场视频都得到了乐队授权,而且这次直播产生的收益也都会以抽奖的方式反还给乐迷,真体现了乐迷们的自我创造力和组织能力。

也有可能是受到了“卧室云音乐节”的启发,带动了“官方”的亲自下场,从2月4日开始,“宅草莓不是音乐节”在B站开启了连续4日的直播,直播期间最高人气达到27万。

当然,“宅草莓”和乐迷自发的“云音乐节”还有一些不同,除了播出内容中有2019年草莓音乐节的现场视频外,还有音乐人们在家录制的视频内容,且内容编排也值得回味。下午播放的演出现场是白天内容,晚上播放的演出现场则是天黑后内容,到了饭点也有在家做菜的乐队“宅视频”,听音乐的同时还有了更强代入感,这也成了“宅草莓”的一个趣味点。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不过,更让读娱君关注的还是“宅草莓”中“宅视频”的部分。

在这些音乐人、乐队自制内容中,其实并不都是音乐表演,音乐人大喜教理发,阿肆展示了新歌Demo后还在家里教跳舞,再循环乐队用Switch玩跳舞游戏,宋冬野给大家表演“吃播”。这些视频让乐迷云蹦迪之后还能看到音乐人们的宅日子,真正实现了乐迷和音乐人的同步宅,这可能也是“宅草莓”作为音乐节线上直播的一个创新点。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短内容应该为音乐人加分

这次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可以说是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在没有疫情这样的影响因素下,让现场爱好者留在家里线上看演出,是相当不现实的一件事,不过“宅视频”内容倒是不一样的。

就在这次“宅草莓”开播前,新裤子乐队的彭磊早就在微博上搞起了“每日一歌”,每天都会发一个自己唱歌的短视频,新歌老歌大放送,再加上偶尔会回应粉丝们的“点播”,在这段难过的日子里确实带给粉丝们很多的快乐。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虽然像彭磊这样每天一次的“营业”频率也是特殊时期的行为,但其实如果把视频发布的频率降低,进行日常化的视频内容互动,确实是音乐人们尤其是独立音乐人群体与外界沟通的良好方式。

现在,各大数字音乐平台都支持音乐人发自制视频,只不过大部分发布的内容都不够“接地气”,要么是新歌的MV视频,要么是新歌的弹唱,基本都是宣传意识为主要驱动力,同时加上数字音乐平台本身的用户群体,也都是乐迷更愿意在听歌外看一看视频内容,这也就意味着现阶段音乐人的自发视频内容往往只能引起现有粉丝群体的主意。

但是,如果音乐人们像这次“宅草莓”中的“宅视频”部分那样,日常发一发自己在家的动态,或唱唱歌聊新Demo,或记录一下录歌时的状态,这些更贴近音乐人本身的视频内容,或许就能更加吸引非粉丝群体的目光。

在这方面,可以看看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自去年开始,梁龙多了一个新身份,在音乐人之外也成了网友口中的“美妆博主”,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美妆视频,用各种口红色号与妆容搭配吸引了一批新年轻粉丝,这其实就是音乐人利用视频内容真正打开自我宣传的思路。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音乐人最主要的对外身份与音乐相关,但同时音乐人也是个普通人,在演员、偶像们都利用视频内容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的时候,音乐人群体也可以借助短视频与外界沟通。尤其是,在短视频越来越从娱乐化走向娱乐+资讯化的当下,短视频内容也不需要足够精致才能被看到,只要是真诚的交流与分享,就总能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与共鸣。

音乐人们还不考虑重视起视频内容吗?

哪里会成为音乐人视频内容的爆发地?

说到音乐人发布自己的视频内容,就需要考虑到适合的发布平台。正如前文所说,因为数字音乐平台最主要的功能,以及用户属性和用户们的使用习惯,让读娱君认为,如果音乐人想要借助视频内容进行自我宣传从而吸引新粉,数字音乐平台并不是最优解。

从目前情况来看,最先吸引音乐人发布视频内容的平台,一个是微博,一个是抖音。

微博是当下明星艺人与粉丝交流的最主要平台之一,这与微博多年来的社交积累与自我功能调整有关。如果艺人有想要与粉丝简单沟通的想法,微博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渠道,文字、图片、视频、直播多种形式,都能承载艺人想要表达的内容,且评论区的互动也能快速收到粉丝反馈。

但是,微博有一个吸引新粉的难点在于,这个公共广场太大了,除了热搜之外,用户每天刷关注博主的内容就消耗了大量的时间,很难去发现新的博主,这会成为音乐人尤其是新生独立音乐人,吸引粉丝并成长的一个难点。

那么我们再看看抖音,作为与音乐相关性非常紧密的短视频平台,音乐人在其上发布自己的视频内容,确实有更多可能被潜在粉丝发现,毕竟其能够根据用户的兴趣进行推荐,如果是对音乐感兴趣的用户,是可能看到音乐人发布内容的。

不过,抖音也存在一个对音乐人不太友好的一点,就是平台属性过于娱乐化。如果音乐人们发布的内容娱乐性较强,会有不错的成效,但如果有更多想要表达的,就会难免出现用户预期与视频初心的相悖。梁龙在抖音上发布二手玫瑰新歌的短视频,其下的评论大部分都在讨论发量的多少,但在B站上的同一个视频,虽然评论区也有聊发量的,但弹幕中更多的还是在说音乐本身,这其实就是平台属性带来的用户反馈差异。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说到这里,其实也就引出了读娱君相对看好的平台——B站。从去年开始,B站对外强调自身在音乐领域的积累,从推出“音乐星计划”“音乐UP主培养计划”,到今年与QQ音乐达成合作,其正在不断加强对平台上音乐内容的扶持,这其实就让音乐人发布自制视频有了一个基础土壤。

同时,B站上簇拥着大量年轻用户,他们的喜好非常丰富,游戏、动漫、音乐、美食等等,每一个用户都可能流窜于多个圈子,音乐人的生活化Vlog也可以在生活区“大放异彩”,从而吸引观看者成为自己的音乐粉,这一定对于借助视频内容自我宣传的音乐人群体非常友好。

大部分专心创作的音乐人,并不一定喜欢过度娱乐化,但展现生活创作中的一面,或许并不难。在短视频越来越成为大众休闲娱乐的主要形式时,音乐人群体如果还停留在只用音乐交流,可能难免就会被时代留在原地。

这一次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虽然只存在了4天,但也不妨会成为音乐人们利用视频自我宣传的一个启发,视频时代已经到来,音乐也应该跟着前行了。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文 林不二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B站上的一场“伪音乐节”,在云蹦迪外还带来了一些启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