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文|张书乐

在过去一周里,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等线上办公软件成了香饽饽。

在家办公成为了一个很有仪式感的存在。

就好像隔壁小王特别兴奋的和贫道在线上八卦的那样——虽然大家穿的千奇八怪,但视频会议的时候,都正襟危坐的在那里工作着,一下子就让人忽略了自己原来还因为疫情宅在家中。

第一天的新鲜感,并不持久,就好像口罩也会过期那样。

到了元宵节这一天,隔壁小王在微信上刷了个朋友圈——都在那里晒元宵,感觉咱们公司直接改厨艺大比拼综艺现场了,单身狗只能舔屏泡面……

不过在家办公的势头,此刻依然坚挺。根据钉钉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有上千万家企业、近两亿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

换言之,加上其他的平台,在家办公的人,能轻松拿下3亿这个小目标。可7天下来,在家办公真的包治百病吗?

贫道截取了7个人(皆化名)的7日小状态: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2月3日 做设计的隔离君

2月3日复工第一天,对于隔离君来说,其实没太多意义。从大年三十开始,他就没休息过,一直和同事在通过线上OA处理着各种琐事。

“美国那边可不过春节,我们公司直接对应美国那边的许多设计工作。平时,就已经习惯了在家办公的状态。”

定制版的OA,有一个好处,就是在设计图稿的协作上非常顺畅。然后传回在公司那边蹲守的同事,就可以直接3D打印看效果了……

“除了网速确实有点让人烦,其他都还好。”隔离君由于年前有些发烧,又不确定自己见过谁,所以自觉地在家隔离。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张泉灵在微博上感叹:“我认为这种在线协作在家办公模式最不好的地方就是,还要做饭和带娃……”

隔离君没这个困惑,都是单身汉的生活就是泡面模式,只不过“工位”待久了,又不能出门,有点憋屈。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2月4日 自带美颜的家居服

由于2月3日第一天在家办公,有人穿家居服,结果得了大大的好评。结果第二天,梦梦所在自媒体团队的全体人员,就开始了一场最萌家居服的大比拼。

“第一天的仪式感荡然无存,我们一早讨论选题的时候,视讯会议上的每一个人,都变了摸样。”梦梦如是说。

有的穿的连体卡哇伊的家居服,有的则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炫耀着自己家里有暖气片,还有的在那里展示居家防疫的最强DIY装备,还强烈建议当天的选题就以此为由头……

结果,视讯会议开成了一锅粥,还时不时看到同事被娃拖走开了小差。

不过下午,一切就恢复正常了,都按照年前的计划,交了稿、发布了内容,一切都和过去没两样。

唯一让团队振奋的是,当天出了个爆文,各大平台的流量算起来,流量广告有点惊人,是团队成立以来的新高。

“五线城市的首付出来了”团队有人如此调侃。

一个背后的信息,也在说明视讯会议的迭代。

包括“学习强国”在内的很多APP都在第一时间新增了视频会议的功能,连拼多多也推出了协同办公的企业IM,而“钉钉”视频会议不仅迎来了自己历史最高的流量洪峰,还针对爱美人士紧急上线了“美颜功能”。

结果之后的家居服展示活动,梦梦的团队好多都开了美颜。“P的不像本人了”,梦梦感慨道。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2月5日 云监工很烦人

新鲜感消磨殆尽后,在家办公的效率似乎在第三天开始变得粘稠而停滞,至少,对于做云监工的阿楚来说,感觉很不舒服。

“我和老婆一人一台手提,坐在家里面对面办公。”阿楚觉得很可笑的事,同一个公司的夫妻,他发布早上9点的全员打卡时,唯一一个准点打卡的是老婆。“还是我手动帮她打卡,她那时候在帮我准备早餐。”

云监工的日子不好过,一天的工作盘点,按照进度随时要去督促在其他城市的同事。居家缺少了时间概念和办公室的氛围,协同起来就很有些停滞。

“此外,有些岗位实在是没有业务,比如我自己担任的财务工作,所以才被安排了这么个包工头的角色。”阿楚自嘲道:太多需要面对面解决的问题,结果就可以通过云办公假装在忙而无视了。

最后,阿楚的老板受不了,在群里喊了嚎几嗓子,也没太多好转。“老板私下说,真正到岗后,要开一两个。”阿楚在考虑,每天还是要给老婆多干点活才好。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2月6日 做直播的民乐老师

别人的在家办公,大多是在平台上搞协作,而车梅则是做直播,被逼的。

平时这个时段,车梅早早的就在家里带学生练习古筝了,现在不能面对面,她就开始应学生要求,通过最简单的微信视频通话功能,来一对一带学生。

“学生急、家长急,我也急,马上要考级了,这时候是黄金时间,不能推迟‘开学’啊。”车梅选择了第一天先通过视频通话来教高年级的学生,积累经验。通过两三天的积累,基本上高年级学生已经能够很好地跟上节奏和互动了。

2月6日她决定为低年级学生来直播一番。

以前没做过,不面对面教学,对于孩子的手法、姿势还有力度,都很难精准把握。

车梅觉得,直播本身问题也不少,尤其是音效,根本无法和现场教学比较。而这就是一个需要听音辨位的。

或许,这也是在线教育没有进击到这个领域的原因之一,当然,民乐本身比较小众,也是门槛。车梅通过直播教学,形成了这么个感受,不过这个方法在疫情结束后,她准备长期使用,“万一民乐在线教学开始普及了,不至于措手不及。”

另一个数据也很解忧。至2月2日,广东、河南、山西、山东、湖北等20多个省份的220多个教育局加入阿里钉钉“在家上课”计划,覆盖超过2万所中小学、1200万学生。近3000家线下职教机构报名参加腾讯课堂。

至少,孩子不用担心落下学业了。而车梅等专业培训人员,也达成了新一轮的教学迭代。

学业专业,孩子都不耽误。对于老师来说,在线办公正在释放另类产能。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2月7日 比办公室累太多了

隔离君的感觉还好,平时大家经常在线办公,也就没太多感觉。

梦梦和她的小伙伴们就感觉很不爽了,视讯会议总归是有点唧唧歪歪,而且在家总是被各种事情打断,各家的爸妈、萌娃时不时冲进镜头里,结果“办公室欢乐多”,活计就变得更慢了。

一天下来,做了过去半天的事,梦梦如是说。

阿楚和他夫人到了2月7日,就变得更忙碌了,“平时都是老婆大人管孩子学习,小学三年级下期的在线学习已经开始了,现在她的活必须在线做,而我反而因为云监工所以比较轻松,就角色转换了。可我平时带娃少,各种麻烦接憧而来。”阿楚说:老婆快变成2头人,两边做“指示”,而我的手提已经成了教学神器,只能偶尔手机云监工下了。

阿楚还有个直观感受就是云办公越来越卡了。

事实也是如此。

媒体报道称,年前刚刚开放的华为云WeLink,仅1月26日一日就新增近5000个企业/单位使用,春节期间新增企业数十万,新增日活用户数超100万,业务流量增长50倍。阿里、腾讯、华为等各大网络办公平台纷纷告急,以至网络短暂限流。

另一个蝴蝶效应是,做服务器的浪潮集团,在春节期间收到1500台服务器订单。

也就车梅的日子显得好过许多,越来越顺畅的在线教学,让她感觉到了更多的味道。

“就是网速不太稳定,微信视频通话还是不适合教学,可直播间也不适合教学,所以换了个有视频会议的办公应用,就变得很好。”车梅说:可这个也只能暂时蹭免费而已,未来疫情结束了,当然可以线下教学,不过线上也就不好弄了。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2月8日 来自元宵的快乐

大家都在晒元宵,休息日也用在线办公享受欢乐。不过很快,就都转战微信群了,那里才是休闲区。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在家办公第一周,仪式感没了,有人赚了首付有人开了美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