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从公元979年4月开始,赵光义亲临城下督战,誓要将太原——北汉的最后一座重镇,给攻克掉。这时的北汉已经走到灭亡的关头,国主刘继元昏庸无能,统治集团分崩离析,许多人贪生怕死,主张投降宋朝,有人甚至主动打开了城门。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刘继元投降后,城内居民却依然不肯归顺宋人。或许是百姓们与宋人的世仇,或许是千年来战争的洗礼,让太原城内的百姓铁骨铮铮,城破后依旧和宋军展开了残酷的巷战。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攻克太原后,赵光义愤恨于城内百姓的死守,厌恶于太原出天子的传说,忌惮于太原毗邻开封的位置,所以他干脆一把火烧了晋阳城,并下谕旨《禁毁晋阳城诏》:“太原本维藩镇,盖以山川险固,城垒高深,致使奸臣贼子违天抗命,因其悖逆,诖误军民,今既荡平,议须更改,当令众庶,永保安宁。”(《宋会要辑稿》)

曾经的雄关晋阳化为废墟,高大的城墙被踏为平地,太原,这座传说中龙气所在的地方,终于低下了它高傲的头颅。赵光义满意的回到了开封,太原再也不会是自己的心病了,他这样想道。可是,赵光义想不到的是,百年后,他毁掉的太原城,却成了北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由于他的所作所为,和他子孙的懦弱无能,太原,北宋,皆被金人踏为平地。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火烧水淹后,北宋在晋阳故城东北处又新建了一座城池,但不论是它的行政地位,还是城市的规模,都远不复从前,只是,太原城内百姓的血性和骨气,却依旧没有变。

太原重建一百四十多年后,曾经欺压北宋百年的辽国终于在宋金合攻下灭亡,北宋朝堂上兴高采烈,汴梁城中张灯结彩,他们以为金人即将兑现归还燕云十六州的诺言,北宋将在他们的手上走向强大。可是,短视的北宋不会想到,金人已经枕戈待旦,准备南下伐宋,搜山捡海,将他们曾经崇拜的,现在蔑视的北宋彻底灭亡。

北宋宣和七年(金天会三年,1125年),金朝以张觉事变为借口,出兵伐宋。金军兵分东西两路,六万西路军以粘罕为主帅,从大同出发,意欲攻占太原,拦截住西军支援汴梁和北宋皇帝从西逃往蜀地的道路;六万东路军以宗望为主帅,从平州出发,直攻北宋都城汴梁。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十二万大军,竟想灭亡一个拥兵百万的国家,而且还兵分两路,这仿佛天方夜谭。可是,金人曾以两万人击溃七十万辽军,如今以十二万灭亡比辽国还弱的北宋,对于金人来说,已经属于高看对手了。

一路上,金军攻城略地,沿途城池不是几个时刻即被攻克,就是打开城门投降。没有任何防备的宋军一溃千里,朔、武、代、忻四州接连被西路军攻克,太原城陷入危急。

可是,本应该镇守于太原的童贯,这个《水浒传》中的大反派,历史上宋徽宗的宠宦,除了打赢方腊再无可谈胜绩的“大将军”,却立刻抛下了太原,往汴梁跑去。童贯走前,太原知府张孝纯劝阻他留下来,和太原城的百姓一起奋力抗敌。然而,厚颜无耻的童贯大手一挥,将城内的军民留下,自己则仓皇逃回皇帝的身边。回到京城后,童贯怂恿宋徽宗南逃,当士兵们一片哭声请求皇帝和童贯坐镇东京时,童贯竟下令射箭,将百余名士兵射杀。

当童贯逃跑后,太原城内的守军只剩下了王禀率领的胜捷军三千人。粘罕率领西路军连战连胜,但当他攻打太原城时,他却首次遭遇了挫折。尽管太原城墙不甚高大,守军也不到一万,但由于城内军民同仇敌忾,抵抗激烈,金军竟久攻不下。由于西路军还要和东路军汇合攻汴梁,所以他留下部将银术可继续围困太原,自己则率军疾驰南下。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这时汴梁城下的金军只有宗望的六万东路军,但临危即位的宋钦宗却不敢主动出击,他派出使臣与金人和谈,宗望提出了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的退兵条件。这三座重镇是北宋的屏障,将它们放弃无异于主动打开门户,然而怯懦的钦宗却答应了这个条件。东京留守李纲以辞职相威胁,才将这份割让诏书扣下。不久,汴梁城下集结二十万大勤王大军,宋钦宗见军力不少,突然头脑发热,不等大军休整,命他们主动出击。可笑的是,这么重要的军事机密却早早泄露,金军设计埋伏,将宋军击溃。钦宗不敢再战,答应了宗望的全部条件。

得到宋朝的割让诏书后,金军北归,南下路上的粘罕也腾出手来,准备收拾太原。宋朝使臣进城传达了割让诏书,但铁骨铮铮的太原城军民拒绝了这份屈辱的圣旨,与金军展开血战。

京师内见金军北归,留下围城的金军并不多,所以主战派主张出兵解救太原城。在主战派的压力下,钦宗让李纲调集大军。可是,李纲空有节制各路大军之名,却没有多少实权,所有军队都要听命于钦宗,这个对军事一窍不通而又胆小懦弱的皇帝。再加上前线将领贪生怕死,只有种师中与金军浴血奋战。最终,种师中战死,宋军溃败。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不久后,北宋再次出军,解太原之围,然而由于钦宗依旧主导军队,导致军队失去配合,被金军各个击破,再次溃败。

金军趁机再次南下,而这次,挡在他们路上的,还是太原。太原城内的物资本就不多,在金军层层封锁下,城内已经艰难的坚持了八个月,马匹已经吃完,士兵们只好烹煮弓弩皮甲以充饥,百姓则只能用糠秕和干草来果腹,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人相食的惨剧。

然而,太原城依旧拒绝了金人的劝降,他们再次与刚刚补足后勤的金军展开血战。半个多月后,苦苦支撑的太原城失陷。尽管大势已去,但王禀依旧带着疲惫不堪的士兵们与金军进行巷战。最终,王禀等人投河自尽,金人为了泄愤,将他们的尸体踏成肉泥。破城后,金军展开屠杀,太原城内的百姓几乎无一幸免。

太原失陷后,金军西路军南下,和东路军再次会合,将汴梁一举攻克,北宋灭亡。徽、钦二帝合三千多皇族以及大臣被掳走,史称“靖康之耻”。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没人知道,当宋人遥望巍峨的晋阳城墙时,当徽宗、钦宗等人被如同猪牛押往北地时,他们会不会后悔烧掉晋阳城。可惜,他们没机会后悔了,太原城内浴血奋战的军民,是北宋最后的挣扎。这一座孤城倒下,这一座天下倾覆。

参考资料:

《宋会要辑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北宋太原保卫战:一座死守的孤城,一个将倾的天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