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笔下的雪与酒,交融出别样的冬日辛酸

杜甫笔下的雪与酒,交融出别样的冬日辛酸

杜甫参加科举不顺,后历经周折多方求援引,四十四岁时,终于得了从八品下的右卫率府胄曹参军,只不过好日子太短暂,不过一个月,安史之乱爆发。

这场战乱,像凛冽寒霜一样咄咄逼人,往大了说,它使唐朝由盛转衰,国富民强逐渐变为民生凋敝。往小了说,它使诗人杜甫的苦难由家国升华到国家。

冬天很冷,有时很难熬,发生了战争的冬天,生活尤其艰辛。

朝廷前线一片混乱,后方家中也一地鸡毛,不久前杜甫刚刚亲眼目睹了平民百姓流离失所,白骨露野。

老妻寄异县,十口隔风雪。谁能久不顾,庶往共饥渴。入门闻号啕,幼子饥已卒。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节选

身为一个官员,享有一些特权:既不服兵役,又没有交租纳税的负担,却还不能保全家人冷暖,小儿子因缺食被活活饿死,邻居们都呜呜咽咽,泪流不止,杜甫身为一个父亲,满腔的悲痛愧疚无处安放。

即使这样,安顿了家人,杜甫又转身奔赴前线,想要投奔新继位的肃宗皇帝,却在半路,被安禄山的贼军截住,绳索捆绑,押到长安。

对雪 杜甫 战哭多新鬼,愁吟独老翁。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瓢弃樽无绿,炉存火似红。数州消息断,愁坐正书空。

身陷长安的杜甫,心头是满满的焦灼。

他当然是期待着朝廷能早日打败叛军,拨乱反正,然而“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唐军大败,一日之间阵亡人数多达万人。

杜甫笔下的雪与酒,交融出别样的冬日辛酸

哭泣的不只是在战乱中死伤的士兵与亡魂,还有那些身陷长安对胜利寄予厚望的俘虏百姓们。

然而“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野蛮的胡兵挥扬着滴血的箭镞,在长安街市上唱着胡歌饮酒狂欢,杜甫没能迎来打胜仗的官军,眼前是那些沉重的灰白色的晚云,连带着雪虐风饕,天寒地冻,只能暗自愁吟。

还有身边极致的荒凉。

盛酒的葫芦瓢早已不见,况且樽中亦无滴酒可盛饮;炉子尚存,里面炭火似存似红。这样冷的夜,没能围炉暖了身,没有喝酒红了脸,反是将要被愁苦吞噬,几度红了眼。

这些还不够,前方战况不明,后方家中消息无从获悉,自己空怀致君尧舜之志,只能抱膝愁吟。

想要写信问问战况有无好转,想要问问朋友境遇如何,想要给家里写信,想的那么多,却是空空如也,“书空”是晋人殷浩的典故,意思是忧愁至极,用手指在空中虚划字形,被关押着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愁兴叹,愁肠百结。

“瓢弃樽无绿,炉存火似红”,读到这句,不能不想起几十年后,面对晚来天欲雪,备下“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邀约刘十九围炉夜话的白居易,何其的惬意闲适,悠然自得!

简直不能太心疼杜甫,同遮不同柄,同人不同命,被俘的那些日子,太难了。

《孟子》有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杜甫特衰,但他从来没有只沉浸于个人的苦痛中。安史之乱中,杜甫随时局动荡流离,体会过无穷的孤独寂寞,却从来不改“致君尧舜”的宏愿:济时敢爱死,寂寞壮心惊。

杜甫笔下的雪与酒,交融出别样的冬日辛酸

还好,官军节节胜利,长安收复在望,而杜甫,一个不惹眼的小官,趁叛军看管不备终于逃跑。

“今夏草木长,脱身得西走。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朝廷愍生还,亲故伤老丑。”恓恓惶惶的杜甫终于追上官军大部队,得肃宗皇帝怜悯感动,授官左拾遗。

腊日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

左拾遗的官,顾名思义,捡起(皇上)遗漏的东西(政策决策失误),虽然品级不高,但能亲近龙颜,在心灵的安慰满足下,往年腊日的天寒地冻,好似变得春和景明,波澜不惊。和着天子恩泽与朝堂的氤氲,杜甫在微醺中寻得了短暂的懒散与舒适。

至于家里,“自寄一封书,今已十月后。反畏消息来,寸心亦何有”,自己亲身穿越过烽火线,“比闻同罹祸,杀戮到鸡狗。山中漏茅屋,谁复依户牖”,不敢也不忍想象没有自己的家中状况有多糟糕。自从数月之前寄过一封没有回音的信之后,愈发害怕有家中消息传来,只能自慰: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杜甫逢上的那些好时光,总是希望时间的脚步再慢一些。

作者:小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杜甫笔下的雪与酒,交融出别样的冬日辛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