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平原上的夏洛克》截止11月30日累计综合票房六百多万,看上去票房表现似乎平平,但是对比同档期上映的其余影片,《平原上的夏洛克》票价基本是其他影片的三到四分之一。

目前本片豆瓣评分7.8,看过的都知道,这并非豆瓣文青们聚众狂欢,本片的文艺门槛和笑点都足够低足够接地气,或者换句话来说,本片简直就是地气本身。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国产小成本现实主义影片的票房一直都略嫌惨淡,排片量和票价都远低于同档期的商业片。但是不得不感激在如此惨淡的市场里仍旧坚持内心艺术表达的导演们,正是有他们这样执着的人,才给中国的电影市场带来了真正的生机。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国产电影在涉及现实主义的时候总会将故事走向阴暗悲惨的方向,无论大制作还是小制作,故事聚焦着社会的方方面面,主人公都在生活里翻腾挣扎却又被压得喘不过气,最终命运的无常和人物的悲剧属性将整个故事引导向令人唏嘘的结局。

类似的电影比如《暴裂无声》、《大象席地而坐》等等,甚至当徐峥、宁浩搭配黄渤这种喜剧讽刺组合拍摄类似电影的时候,也会打造出令人看了感慨不寒而栗的《无人区》。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平原上的夏洛克》在这些电影之中,却又超出了这些电影之外。

本片的编剧导演都是徐磊,一个并非科班出身的青年导演。拍摄本片或许是受到了经费限制,又或者是徐磊有了灵光一闪的时刻,片中并没有专业演员,全素人班底尽了全力演绎出了这部电影。

本片男主角超英,由徐磊的父亲本色出演。片中本色出演的应该不止徐磊父亲一个,他们操着同样的方言,说话做派如此相近,令人感觉徐磊应该是动员了自家全村的老少爷们齐上阵。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片中有很多关于农家劳动的场景,比如割草、喂马、拆房、板砖等等,这一类劳动动作对于片中的演员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因此当他们出现在这种场景中的时候,神态动作娴熟自然,镜头里人物和环境彻彻底底融为一体。

这种和谐是任何演员无法表现出来的。

这大约也是徐磊选择用全素人出演的原因。唯有真正的乡亲,才懂得乡土的滋味和质感。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乡村与城市之间的关系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总是展现成一种别扭的对抗。城市充满了诱惑和罪恶,乡村充满了淳朴和落后。当乡村与城市两种意象在镜头前对抗的时候,难分伯仲的互相鄙夷与勉勉强强的假装和睦总会领观众感到无力。

对城市和乡村都不够了解大约是很多影视作品创作者的问题,他们很多人对大城市怀有加了滤镜的美化思想,对乡村抱着从过去的文艺作品和刻板印象中流传下来的剪影式回忆。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安土重迁和人情社会这两种意象在城市里已经被淡化,但是在乡村中仍旧非常浓重,这些意象就是来源于人与土地的牵绊。

乡村中的每个人对土地都怀着最深厚的情感,就如同本片中树河在昏迷中梦到的就是自己给地浇水,等他终于从昏迷中醒来,念念不忘的也是自家的地还没浇水呢。

徐磊对乡村的了解是透彻的,更可贵的是他不但了解真实的乡村,还拥有能够将这种了解转化为影像展现出来的能力。在徐磊的镜头里面,这个河北深州的农村平淡之中充满了导演对家乡的情感。

徐磊镜头下的乡村是个正在经历衰败的乡村,和中国千千万万的乡村一样,都遭遇着大量年轻人投向城市,老年人顽固留守的状态。

村里出镜的年轻人非常少,树河的外甥出镜后的表现,看得出乡村里留守的年轻人也不再像老一辈人那样注重血脉联系,追求最大的利益也成了他们的信念。另一个杂货店的年轻老板对着超英感慨的话语,恰好也就是徐磊借他的口表达了年轻一辈对乡村的感受:“没有人气了。”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年轻人不再像老一辈对土地恋恋不舍,他们随时可以放弃土地奔向城市的怀抱,他们更向往城市带来的种种便利和好处,他们追求更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这无可厚非,这也是乡村无奈衰败的现实。

这中无奈在徐磊的镜头里依旧以一个正面积极的形象体现着,老年人们坐在一起充满了生命力,他们并没有把自己远离子女的生活活成朽木死灰,他们和年轻人其实并没有太多不同。

这是徐磊对乡村真实的了解,也是徐磊对乡亲真诚的尊重。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无论生活在复杂的城市还是简单的乡村,人的本质并没有任何不同,虽然乡村对于时代的感知略慢于城市,但是时代依旧会在这些老年人的身上留下痕迹,比如小视频、外卖之类的元素,在全是老年人的乡村里依然为人熟知,虽然他们并不参与,但村里的老人却并不觉得陌生。

影片中两个桥段以相似的手法表现了乡村保留的人情社会质感。为了调取粮店的监控,超英和占义给二奎打电话,二奎再联系远亲朋友,最终终于把陌生的粮店老板变成了故交的故交,亲戚的亲戚,人情到了位,事情就好办多了。

第二次是在占义前往城东赴约,深更半夜里需要人推一把车,只消一个电话就能轻易把人从被窝里叫出来赶赴帮忙。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城市里的人们虽然居住在堆叠的房屋里,每平方公里居住的人口可能是村庄中的百倍不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要比乡村邻居之间的关系冷漠得多。

很多有乡村回忆的人都会知道,临时外出有急事,家中的一切都可以托付给邻居,无论是照顾孩子还是喂养牲畜,尽管放心说一声就可以赶紧离开。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居住在城市里的人却往往没有机会享受这样的情感连接,楼上楼下住了许久可能连面孔都是陌生的,更别提托付对方帮忙照顾孩子这样的大事。

徐磊对乡村的了解是深入的,他不仅仅懂得乡村外在的土地情怀,更深谙这种人情链接其实就是乡村土味的灵魂。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之前《向往的生活》综艺为人诟病说节目过于精致没有地气,看节目的内容,有农田山川,有劳作和炊烟,其实意境图画非常干净也并不与乡土味相悖,唯一缺乏的就是这人情链接的灵魂。

能够让老年人们恋恋不忘舍不得进城的不仅仅是家中的土地,还有留在这里几辈子积攒下的情分。

这种情分升华后,就是中国人说了几千年的“义”。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树河被撞了,超英和占义翻山越岭要为他寻到肇事者;超英占义进了城也是同村的后生免费的留他们吃住洗澡;超英盖房子,是全村老少爷们齐上阵的大事……

仔细想想,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倍感安全的环境,总会有那么一群人让自己能够放心大胆的去麻烦他们。

徐磊介绍自己拍摄本片的初衷,是他有一年回家过年,听到父辈在一起讨论的一桩交通肇事事件而起。当时村中的父辈们都认为应该认倒霉,反正也找不到肇事者,干脆就别找了,连报警都省了。

徐磊觉得自己简直不敢相信在如今这样的社会,竟然会有一个如此荒诞的事情获得这么多人的赞同。当他深入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摆在徐磊面前的是一个令人不得不唏嘘的尴尬局面。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于是徐磊决定要为这样的故事拍一部电影,一部融合了现实的痛楚却又用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为现实点亮一盏灯的作品。

徐磊在自己的电影里让主人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肇事者,将乡村中无奈自认倒霉的情况,变成了两个仗义而又充满浪漫主义的老年福尔摩斯组合的冒险。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这种浪漫的情怀没有变成慷慨激昂台词,也没有变成惊心动魄的追击,而是被徐磊巧妙的变成了本片中无数引人爆笑的段子,让人笑着笑着,就体味出背后蕴含的苦涩和荒诞。

所以才会有影评人看完了本片后感慨:“笑着笑着,就哭了。”

徐磊的浪漫主义在本片中有一个意象式的表达,那就是超英暂时栖身的废弃校舍。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当超英刚刚拆了老宅搬进校舍里的时候,树河尚未遭遇车祸,校舍里栖身的超英住着还挺惬意。当树河遭遇了车祸,连续几场大雨瓢泼似的,让超英的栖身之所变成了水帘洞,占义连夜赶来帮着超英给房顶挡了一层塑料布。

再后来超英将自己养着的金鱼倒进了塑料布里,让他这个栖身之所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水泡之下。

这种浪漫主义的意象,不需要言语辅助,光从那一瞬间的画面和主人公平静的面容,就能感觉到戏剧的力量就在眼前。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本片的笑点并不刻意,与充满土味的画面和谐统一,让人在安宁的乡村场景中骤然感受到笑点,大笑之后还能留下非常深刻的记忆。

徐磊对这部电影的处理是极简又是精妙的,他懂得乡土更懂得艺术,然后回过头来用艺术来诠释了乡土,才最终能够获得这部土酷土酷的佳作。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平原上的夏洛克》:当艺术理解了乡土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