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传国玺”为什么变成了”亡国玺”?

印章至今依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在古代也是,历代帝王都会重视国玺。相传秦始皇刻制了一方传国望,玉质,由李斯书写,玉工孙寿所刻。这个玉玺秦始皇一是非常重视。但是秦败,传国玺到了汉高祖手里。王荞建立新王朝、向姑妈皇太后索要“传国玺”,太后把玺扔在地上,说:“你们几次三番索要这些“亡国玺”有何用?于是这枚国玺变成了”亡国玺”,其实就等于打上了不祥的烙印。

秦始皇真的刻制过传国玺吗?  

据说,传国玉玺是用著名的绝世宝玉“和氏璧”制作。春秋时,楚国人卞和在山中得一璞玉,两次献出,两次被冤,每次被砍一只脚。还是楚文王有办法,剖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果然是稀世宝玉,“和氏璧”因此得名。

和氏璧诞生后,发生了许多关于和氏璧的故事。“完璧归赵”算是比较著名的一个。公元前228年,秦破赵,和氏璧落入秦国人手中。

珍贵的

秦始皇用它造至高无上的玉玺,本来希望这个皇权的象征能够世世代代在嬴姓子孙手中传下去,永保江山。不料秦朝迅速灭亡,和氏璧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历程。刘邦率农民起义军打到了咸阳灞上,秦王子婴投降,将传国玉玺献给了刘邦。西汉末,王莽篡权,需要玉玺。他的姑姑王政君掌管着玉玺,就是不交,后来被逼无法将玉玺掷到地上,摔掉一角。后来虽然补上了,但还是留下了瑕痕。  

你们有事何不自己刻制”史载其中一枚因此缺了一角,王莽得到后就用黄金作了镶补。后世说的“金镶五”即指摔缺一角的“传国玺”。新朝“传国玺”入赤眉军手,再入光武帝手。汉朝败亡,故事就多起来了刘邦入关中,秦王子婴缴出御玺,向刘邦投降。这套秦朝御玺便在汉朝世代传授,谁当皇帝谁得以执掌御玺,便有了“传国玺”的名称。后来汉朝分裂成三国,后又经历了两晋、十六国、南北朝,当隋文帝杨坚再度统一中国时从各个政权缴获了好几套“传国玺”。隋亡唐兴,当时有一位学者徐令言就写了《玉玺记》,专门论述“传国玺”真伪和传授问题,可是他越辨越使人迷惑不解。

中国历史上,堪称国之重宝的器物不在少数,但恐怕没有一件比得上传国玉玺。它是野心家梦寐以求追逐的目标,又是史学家浓墨重彩描绘的对象。香港《文汇报》刊文称,笼罩在它身边的,是重重的刀光剑影,低沉的鼓角铮鸣,它的出现和消失,甚至成为王朝更替、江山易帜的象征。

珍贵的

和氏璧

传国玉玺来历非凡。秦始皇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之后,终于在血雨腥风中得到了令几代秦王朝思暮想的的晶莹美玉。也许是因为数次寻找九鼎而不得,就像私奔的女子渴望明媒正娶,也许是为了显示自己前无古人的至尊伟大,秦始皇用和氏璧制作了“传国玉玺”。玉玺纽上螭龙盘踞,玺文由丞相李斯用大篆题写“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价值连城的玉质,巧夺天工的雕刻,加上盖世无双的书法,使这颗玉玺成了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传国玉玺从此成为承天受命的象征。  

秦始皇真的刻制过传国玺吗?子婴交出的御玺有几枚?玺印的文字是什么?采用什么书体?形制尺寸如何?隋唐获得的许多“传国玺”中哪一枚或哪一套是真的?可是至今尚未发现秦始皇刻制的御玺,“传国玺”仍然是个千古之谜。

相传秦始皇刻制了一方传国玺,玉质,由李斯书写,玉工孙寿所刻。秦败传国玺到了汉高祖手里。王莽建立新王朝,向姑妈皇太后索要“传国玺”,太后把玺扔在地上,说:“我本想把这些玉玺作为我的随葬品,你们几次三番索要这些“亡国玺”有何用?你们有本事何不自己刻制。”史载其中一枚因此缺了一角,王莽得到后就用黄金做了镶补。后世说的“金镶玉”即指摔缺一角的“传国玺”。新朝亡,“传国玺”入赤眉军,再入光武帝。

珍贵的

汉朝败亡,故事就多起来了孙坚以豫州刺史率军讨伐董卓,董卓西逃,焚烧洛阳。孙坚入溶,军队驻扎在城南,有一口“甄官井”,上有五色气,军中将士皆惊奇,不敢取水。孙坚命人入井捞起了汉传国玺,玺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方四寸,上钮交五龙,上一角缺。系当初汉内宫张让等作乱,劫天子出奔,掌玺官投(并中者。袁术听说孙坚得到传国,就扣留孙坚夫人,孙坚只得以传国玺赎之。

广陵海西人徐理曾任汝南太守,又改任东海相,为官颇有政绩。汉献帝迁都于许昌,征召徐璆入许半途中被袁术劫持,授璆以上公之位。璆不受袁术就把他软禁在军中。及术败,璆得其“盗国玺”,及还许,上之。时司徒赵温问他:“君遭大难,还能保存此物吗?”徐璆巧妙地回答说:“苏武当年被图于匈奴而不失节,更何况此方寸之玺呢?

蜀汉太傅许靖、安汉将军糜竺、军师诸葛亮等上书刘备,劝其称帝书中言当年关羽围襄樊、襄阳,襄阳男子张嘉、王休献玉玺,玺原在汉水中,辉影烛耀,灵光彻天。“夫得到玉玺的人将玉玺解释成自己“受命于天”的表现;而一旦失去玉玺则被视作王朝“气数已尽”的表现。如果有哪个皇帝登基的时候没有传国玉玺捧在手里,就被讥为“白版皇帝”。意思是说你这个皇帝是自己封的,根本没有办法证明。他们发出去的没有玉玺印章的诏书自然也不那么令人信服了。

传国玉玺据说是用着名的“和氏璧”制作的。秦始皇用它造至高无上的玉玺,本来希望这个皇权的象征能够世世代代在嬴姓子孙手中传下去,永保江山。

不料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秦朝迅速灭亡,和氏璧造就的传国玉玺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历79程,并最终湮没无闻,成为一大历史谜团。

汉者,高祖本所起定天下之国号也,大王袭先帝轨迹,亦兴于汉中也。今天子玉玺神光先见,玺出襄阳,汉水之末,明大王承其下流,授与大王以天子之位,瑞命符应,非人力所致。”

刘渊于水嘉二年(308)称帝,建元永风,迁都于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于汾水中得玉玺,文曰“有新保之”,盖王莽时玺也。得玺者增加了“泉海光”三字。刘渊以为正是符合自己名字的祥瑞之物,于是改年号为河瑞”。

获得传国玺的故事还有许多,直至明清,还有人向皇帝献传国玺。不仅得的故事多,而且为编写传国玺的传授谱记始末的文章也多。徐令言的《玉玺记》大概说:秦始皇取蓝田玉刻成御玺,李斯所书小篆,回文排列,文字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还有一枚上隐起为盘龙文,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寿昌”,方四寸钮五龙盘。传至晋怀帝,玺没于刘聪,聪死,刘曜得之,又传于石勒、石季龙、冉闵,历东晋、宋、齐、梁,侯景窃位,为景所得,景败,为栖霞寺僧永得之。

陈永定三年,僧永死,弟子普智奉献。陈亡,玺传于隋。《晋阳秋》也记载说,晋孝武十九年,雍州刺史郗恢于慕容永处得玺,送到建业。其玺方六寸,厚一寸七分,高四寸六分,蟠龙隐起文字,巧妙与传国玺同,但形制高,又玉色不太好。自晋至梁相传,称为“镇玺”。侯景败,侍中赵思齐挟以渡江,由兖州刺史郭元建获得,送给北齐帝,齐亡人周,周传于隋,隋文帝初也称它为“传国玺”,开皇二年改为“授命玺”。至开皇九年,平江南,得真传国玺,乃改前所得大者名“神玺”。徐令言面对多枚“传国玺”,他又提出了“镇玺”、“授命玺”、“神玺”等名称,显然他不能自圆其说,其实“镇玺是唐代使用的名称,而“神玺”、“授命玺”乃是北周使用的名称。

传国玉玺的出现

传国玺一名最早出现在《汉书·元后传》汉高祖入咸阳至霸上,王子婴降于轵道,奉上始皇玺。及高祖诛项籍,即天子位,因御其玺,世世传受,号日汉传国玺。”所指乃是秦王子婴降汉高祖时所献的秦始皇所用玺。汉文帝在诸乱刘氏之后以代王的身份即皇帝位,诸大臣上皇帝玺绶。汉昭帝殁,无子嗣,霍光、张安世等顾命大臣曾立昌邑王刘贺为皇帝。但刘

贺入宫后犯有不少错误,其中一条就是不重视皇帝望经,随手乱放。于是改立卫太子的孙子(汉武帝的曾孙)为帝,奉上皇帝望级。这是明确的两例因此,王莽建立新王朝时也希望得到汉传国,使自己成为真正的皇帝。于是发生了王莽让王舜向汉元皇后索取汉传国玺的事件。王莽败,光武帝得之,一直传至东汉末,确实世世传受。

两汉间世世传受的传国玺究竟是什么呢?其玺文是否确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或“受天之命,皇帝寿昌”呢?根据东汉人应劭、卫宏、蔡邕等人所著的有关汉朝廷官制礼仪的书籍如《汉官仪》《汉官旧仪》、《独断》等,都说汉代所用的玺有六方,即皇帝信玺、皇帝之玺、皇帝行玺、天子信玺、天子之玺、天子行玺。汉代皇帝世世传受的玺本来就是这六方实用的、表示皇帝权力的玺印。直到《汉献帝起居注》,还是记载“皇帝六玺”,此外并无什么别的“传国玺”。

晋代虞喜《志林》始把“传国玺”和“皇帝六玺”合在一起而称为“七玺传国玺者,乃汉高祖所佩秦皇帝玺,世世传受,号曰传国玺。案:传国玺不在六玺之数,安得总其说乎…汉官传国,文曰‘受命于天,既寿且康且康’、“永昌”二字为错,未知两家何者为得……吴时无能刻玉,故天子以金为玺。玺虽以金,于文不异。”虞喜为浙江余姚人,其祖由吴入晋为官。

珍贵的

虞喜  

虞喜这段文章的意图甚明,为解释当时群臣所疑孙坚于井中得传国玺的事。虞喜意在为孙坚辩护,但这种辩护显得如此苍白乏力,再怎么辩,也不得不承认孙吴的黄金质六玺是自制的事实。

传国玺实际上是符命说与地方势力割据的产物。《汉书·王莽传》记载王莽时的多种祥瑞,汉宗室广饶侯刘京上书声称有一亭长一夜数梦,说有天公的使者告诉亭长:“摄皇帝当为真”,若不信,此亭中当有新井。亭长翌日清晨视察亭中,果有一深百尺的新井。一般地说来,在改朝换代时,或天下大乱时符命学说更加盛行。魏晋南北朝时期制造的各种符瑞验证的事多如牛毛,有些正史还专列《符瑞志》、《灵征志》等专写符瑞的篇章,符命说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显然是一些政治野心家别有用心的捏造,都想利用符命说来证明各自获得政权是符合天命的,同时利用它来巩固各自的地位。从传国玺玺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受天之命,皇帝寿昌”来看,显然是一种祥瑞、符命说的产物。明白了这一历史大前提,就不难理解传国玺多为当时得玺者所自制(当然也有传授的)的事实真相。武则天就非常清楚“传国玺”的真相,于是把表示君权神授的玺和皇帝实用的玺统统改刻成“宝”传国至的正确名义应为:其一为秦始皇所刻的皇帝天子六玺,本来是皇帝处理政事的实用玺,也是皇帝权力的象征,由于汉代皇帝世世传授,就被称为“汉传国玺”,也可以简称为“传国玺”;其二,由于汉末军阀割据,三国鼎立形势渐趋明朗,孙坚、刘备之辈也不知道汉传国玺的究竟,于是自制“传国玺”,更捏造出神授符瑞的故事,其后各朝各国纷纷仿效,此类“传国玺”可定义为符命说的传国玺。

不过,要提请读者从七个方面进行思辨:

第一,从书体上看,秦始皇时代不作鸟虫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秦始皇统一文字,采用丞相李斯所创作的小篆书体。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秦始皇时期的碑刻。权量文字、诏版文字等,统统是很规范化的小篆,秦始皇怎么能作法犯法,反而在“传国望”上用乌虫篆呢?如图所示,“皇帝信至”可信是秦即之一也是规范的小繁书体,甚至可以说与李斯所写小如出一辙,可是多种古文献著录的“传国至”文字都不是小篆,有的是鸟虫篆,有的是缪篆。

所谓传国用李斯鸟虫的说法可不政白破,而列位得的野心家自制传国。的原形已露。要想在这些图样中辨认哪一方为秦始皇时所制的“传国玺”,也是徒费心机的。

第二,同一传国玺岂能有不同的文字?以上插图所示传国玺文字有两系,回四为“既寿永昌为“皇帝寿昌”,已明显不同。又有“既寿且康”者,《晋案售阻阳秋》说有“吴天之命”者,则存四种文字。刘渊得之汾水者曰“有新保之”天,既阻刘曜得之于龙门河水者曰“克寿永昌”,兰池赵要所献为“皇帝玺”。同一传国刻玉,故天?至而望文歧出,得玺者所自作之迹昭然若揭。

第三,同一传国玺岂可尺寸不同?孙坚所得者方4寸,徐璆所得者“方寸”,华历代国至的事慕容永所献者方6寸、厚1寸7分、高4寸6分,尺寸大小分明不同。

第四,同一传国玺,其钮制岂能不同?《云麓漫钞》录有一方鸟钮、边刻“魏所受汉传国玺”,其玺文“受天之命,皇帝寿昌”。而其他文献所录传国至1王莽》或为螭钮,或为龙钮,钮制明显不合。故赵彦卫辨之“此玺乃元魏时为之”。

第五,同一玺岂能质料不同?不仅“玉色不逮”而且南齐皇帝六玺和传国梦,说有亭长型B至“皆金为之”。

第六,传国玺有数方的记录。《隋书·礼仪志六》记载:北齐高氏继承元回回魏制度,有传国玺一枚;高洋得辛术所献一枚;北周宇文氏有“授命玺”、“神毛多如中玺”各一枚,隋灭陈又得一枚是为五枚。宇文氏所得传国玺数不合,故改名。隋文帝显然因为所得传国玺数量不合,故沿用北周名称,不再相信有传国至来证物了。

第七,皇帝六方实用玺也有不合制度者。《南齐书·舆服志》所记七玺皆为黄金质。《隋书·礼仪志六》记北齐高氏所用皇帝三玺“并白玉为之”,天子三玺“并黄金为之”。孙皓投诚,交出的司马氏六玺也为黄金质。可见当时各方政权多自制御玺。

谁也没有料到,这块玉石会变成这么附有权力的印章,并且命运如此坎坷。不论历史让他承担了多少义务,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珍贵的”传国玺”为什么变成了”亡国玺”?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