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剧焦一线

聚焦影视内容,深度解析行业

作者:李知恩

《都挺好》虽然已经收官,但是这两天,仍有不少人在为苏大强流泪,结局时他为女儿买的一本习题册,成功引爆了不少观众的泪腺。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对于《都挺好》的大团圆结局,有不少观众表示自己原谅了大强,现实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了,在剧中大团圆也无可厚非。但是,还是有不少观众坚持与大团圆结局斗争到底,《都挺好》的豆瓣评分下滑,就是不少观众的反击的证明。

《都挺好》大团圆结局的争议,其实正是观众处理原生家庭创伤的认知争议,希望苏明玉与苏家割裂的。或许并不认同在现实生活中“以德报怨”;接受大团圆结局的,或许内心更倾向于与自己的原生家庭和解。

原谅与不原谅,和解与不和解,都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都挺好》也是,它不过是为了剧中的苏明玉做了一个选择,找了一个妥协的出口。

大团圆结局

“真的太让观众失望了”

在《都挺好》收官之前,很多观众已经做好了与大团圆结局做斗争的准备,不少观众甚至扬言如果敢大团圆就去豆瓣打一星,事实上不少人真的这样做了。在《都挺好》豆瓣评分人数8万人的基数上,大结局播出后评分从8.1分降到了7.9分,可见不满意大团圆结局的观众并不在少数。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长久以来,诸如《中国家庭》《媳妇的美好时代》《裸婚时代》等国产家庭剧都是大团圆走向,但是到了《都挺好》这里,观众却对大团圆结局不买账了,究其原因,还是在于时代已经变了,观众对家庭剧的认知也在发生变化。

1. 女权主义思想兴盛

《都挺好》播出后,“有钱版樊胜美”苏明玉的经历受到了很多人的共情,因此,不少人希望《都挺好》是一部家庭版《甄嬛传》,但奈何明玉却从钮祜禄明玉反向进化成了苏家明玉,最终不仅原谅了暴打自己的明成,甚至为了照顾父亲离开多年栽培她的师父蒙总。在不少人看来,大结局明玉的选择更像是女性形象的牺牲。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从艺恩汇总的《都挺好》网络收看用户画像来看,该剧观众年龄结构相对年轻化,女性观众占比超过70%,90后和80后均占据46%,40岁以上观剧群体仅占据5%。对于年轻一代的女性来讲,在女权主义思想兴盛的大环境下,不少人更能认同的是《甄嬛传》中的甄嬛和《延禧攻略》中的魏璎珞等“以牙还牙”的女性形象,比起传统的以德报怨思想,新时代女性或许更关心的是何以报德。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2. 原生家庭论流行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心理学的传播以及社会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如今关于原生家庭的讨论已经白热化。中国家庭的问题,并非这几年才开始出现的,但对50代、60代的一辈人来说,人们对精神层面的探讨并不深,且受文化水平普遍较低的影响,也很难意识到家庭对自身性格的影响。如今随着不少80代、90代逐渐成为父母,原生家庭也逐渐成为了社会热点议题。

对50代、60代的人来说,面临的最大压力或许就是物质的匮乏,但在当下过度竞争,信息爆炸的时代,80代、90代面临的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压力。现实焦虑,让不少在原生家庭受过创伤的人对父母的抵触进一步加深,想要逃离原生家庭,不愿意苏明玉与家庭和解,其实也代表着他们自己不愿意与家庭和解。

《都挺好》大结局被吐槽,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故事尾声人物“洗白”过于仓促,为了走向大团圆结局,甚至安排了苏大强患上阿尔兹海默症。对很多观众来说,原著中明玉“亲情捡不回来,平淡如水交往”的心态其实才更贴近现实。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对国产家庭剧来说,长久以来的主流思想一直是以和为贵,这不仅符合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理念,或许也更为符合审查要求,毕竟悲剧结局的负能量和丧文化还是被主流观念所不容的。《都挺好》的大团圆结局,除了是对审查的妥协外,其实也是苏明玉对自己的妥协。如果最终不能放下仇恨,对苏明玉自己来说也是一种煎熬,正如石天冬所言:“你就是用她的错误,来惩罚你自己。”

其实,《都挺好》所谓的大团圆也并没有多么圆满,就像姚晨对大结局的解读一般:“苏大强在失忆后才找回了父爱,而明玉终于释放出的爱,却再也得不到父亲的回应。就像我们真实的人生,经常和爱与和解擦肩而过,而很少真正得到它们。面对命运的无奈,我们只能笑笑说:都挺好。”

和解并不等同于原谅

苏明玉的选择何尝不是一种出路

从网络讨论来看,一部分人在抵触大结局的同时,也有一部分人在为大结局痛哭流涕。有人希望明玉能完成对苏家的报复,但也有人希望她能释然后从阴影里走出。

每一个幸福家庭的孩子,都应该感谢神祇,每一个不幸家庭的孩子,又该如何自处?原生家庭的罪与罚,真的只有“割裂”这一条办法吗?如果不是割裂,又如何从原生家庭的痛苦中走出?这无疑是困扰很多人的问题。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苏珊·沃福和影视编剧克雷格·巴克合著的《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一书中曾写道:“要祛除过去和现在的妖魔鬼怪,正视问题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但要切忌,永远不要在盛怒之下审视。”《都挺好》中就通过往事回溯,剖析了明玉心理创伤的根源。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归根结底,造成苏明玉命运悲剧的根源就是苏母,苏母离世后,明玉的一腔恨意其实已经再无法被弥补。苏母之外,对明玉伤害最深的两个人中,苏明成是施暴者,但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过度“轻女”会造成伤害,过度“重男”同样如此,苏明成最终也因“妈宝”付出了代价。至于父亲苏大强,也不过是活在苏母阴影下失去了父权的男人,结局的一本习题册,无疑代表了苏大强多年无法释放的爱与愧。

《都挺好》剧集中对苏母的描述并不多,但原著中,苏母同样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其实,回顾历史大环境来看,50代、60代的父母经历过太多大事记,所以对50代、60代父母的孩子来说,错在父母,但或许也在整个时代。众生皆苦,当你选择去看清父母,或许才能看清自己。就如知乎网友所言:“真正决定后来生活方式的并不完全是你的经历,而是你对这些经历的认识和理解。”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都挺好》中有一个细节,便是明玉多次喝醉之后睡在浴缸里面,浴缸形如母台状,代表的正是她多年来缺失的母爱。此外,她还在家中拼了一座温馨的小房间,这样的苏明玉,无疑曾在无数个夜晚,想象过自己也能拥有家人的陪伴,能感受到家的温馨,这也是为何后来她会说有苏大强陪伴的春节,是她过得最幸福的一个春节。

《都挺好》播出之后,《人物》杂志在微博后台发布了关于原生家庭的问卷调查,两天之内收到了819份问卷反馈,可见当代社会“苏明玉群体”的庞大。问卷反馈显示,重男轻女、暴力、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不和睦的家庭关系等都是伤害产生的原因。《人物》杂志表示,几乎每一个分享故事的女孩都在努力自我修复,所以说,《都挺好》中与过去和解的结局,并非不得人心。

有句话说得很直白,但也并无道理:“父母之所以为祸害,是因为他们的父母也不懂父母之道,而你作为祸害的后代,比起盯着父亲、爷爷、爷爷的爷爷的原罪咬牙切齿一辈子,勇敢肩负起保护自己的家庭后代的责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实,选择与过去和解,也并不等同于原谅别人,而是放过自己。

《都挺好》聚焦的不止是原生家庭

还有更多新时代矛盾

长久以来,国产家庭剧都喜欢将故事聚焦于“婆媳矛盾”之上,但如今这“一招鲜”已经不管用了。随着当下年轻一代与公婆公开生活成为主流,中国家庭的矛盾早已转移,正如《都挺好》中试图探讨的伴侣相处之道、子女与父母的沟通难题、老人的赡养问题等。

《都挺好》作者阿耐曾言,《都挺好》这部家庭剧两代人一起看的话,肯定会吵起来,但是它其实正是一部适合两代人一起看的剧集。剧中将两代人的代沟、差异等都抛在了明面上,也在尝试探讨一种可行的解决之道。

剧中两对夫妻明哲与吴非、明成与朱丽的小家因为苏家的大家双双矛盾横生,最终明哲在小家与大家之间找到了微妙的平衡,明成与朱丽却是直接离婚。这两个小家中,明哲的家庭灾难始于“愚孝”,而明成的家庭灾难则始于“啃老”,这无不是当今社会常见的议题。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沟通与表达从来不是中国人在亲情上的强项,在《都挺好》中也同样如此。《都挺好》中,苏大强即便知道自己被保姆所欺骗,仍是一意孤行与儿女断绝关系,这正是因为儿女对他的孝顺仅停留在物质生活的满足,而忘记了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关怀,两代人从未直接有效地沟通过,最终反而是借旁人之口道出了其中真相。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都挺好》最重要的现世意义,其实还是将原生家庭这个议题搬上了荧屏。在国外,关于原生家庭的探讨是非常常见的,如美剧《无耻之徒》《犯罪心理》等,但是在国内,聚焦原生家庭的剧集并不多。

《都挺好》的出现,则将国产家庭剧从已经被悬浮化的“婆媳矛盾”上拉回到了新时代的家庭矛盾,引发了观众对子女与父母相处之道的探讨与反思,或许,它也能让众多挣扎在创伤里的人对原生家庭多一份体谅和理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都挺好》结局真的是“大团圆”吗?那是和解,也是妥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