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电影《过春天》的剧情简介如下,“类型:青春片。该片讲述了十六岁少女佩佩为完成和闺蜜一起去日本看雪的约定,从而冒险走上水客道路的独特经历”。

结合片名“过春天”带来的浪漫意象,你大概会认为这是一部类似《阳光姐妹淘》和《末路狂花》的结合体,一个姐妹携手勇闯天涯的故事,中间夹杂着霸凌堕胎、红酒浇头等国产青春片固定搭配。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但如果看了《过春天》的主演阵容就会自行推翻刚刚的猜测,本片完全不符合寻常青春片的选角思路,没有一位演员和流量搭边。

三位主演的名字分别为黄尧、孙阳、汤加文。

在这部电影开拍前,恐怕全中国难能找到一位同时知道这三名演员的人,所以才有《过春天》的导演白雪所说,“这部电影为行业发掘了三名好演员”。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而导演白雪的知名度和三位主演也是不相上下,北京电影学院2007级导演系毕业的她,毕业后回归家庭,蛰伏十年推出处女作《过春天》。在百度搜索“白雪”,搜索结果里几乎找不到她的信息,百度百科中,她的义项位于倒数第二,和其他43个“白雪”打成一片。

《过春天》的团队成员大部分都是白雪的同学,包括制片、摄影、声音指导等核心工种,因此白雪自述,拍《过春天》就像是拍毕业作品,而这部毕业作品却在平遥影展、多伦多影展、柏林影展赚取无数观众的好评和感动。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这部电影的主角佩佩是一个单非女孩,出生在香港,成长在香港,持有香港身份证,但却住在深圳,天天两地往返。一次偶然的遭遇,她接触到了走私行当,为完成和闺蜜阿Jo一起去日本过圣诞的约定,她成为一名水客。“过春天”这个浪漫字眼其实是走私客的黑话,意味着顺利通过海关。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过春天》,那就是“平淡”。

即使剧情中有所谓的犯罪桥段和似有还无的些许爱情,在全片保持克制的基调中也如深海投石一般,只见水花不见惊澜。生活像一张有弹性的网,佩佩在其中辗转腾挪,尝试突破,曾一度挣扎着拉扯出看似成功在望的距离,又被狠狠地收束回原地。

许多观众将《过春天》与《狗十三》相比,但《过春天》给人的观感更“生活”。在《狗十三》中,李玩所拥有的呵护与物质条件远超绝大多数人,她的所有家庭成员也已经用各自认知范围内最周全的方式爱护她,她却给予家庭成员相当粗暴的反馈。对比《过春天》,《狗十三》有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顾影自怜。

且《狗十三》的李玩这一角色设计得很怪,她和爷爷奶奶的对手戏总有种诡异的疏离,情绪始终在阴气沉沉和歇斯底里间反复横跳。相比之下,《过春天》佩佩的精神状况明显稳定且真实多了,她在片中主要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但不是面瘫,观众能在她的眼中看到密度极高的情绪,虽然她的外在状态麻木,冷感,却有暗流在内,很动人。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近几年,张艾嘉、文晏等女导演接连出佳作,与着迷于寓言、符号、隐喻等宏大叙事观的男性导演尤其是第五代导演不同,女导演偏爱碎片化、不连贯的反高潮叙事,她们像目击者般观察变化的事物,吐露内心密语。正如网友评价,“女性创作者和女性视角的电影正在填补中国电影类型、视点上的创作空白”。

《过春天》就是女性视角的典型。

例如几乎所有评价都提及的仓库缠胶带那场戏,没有任何裸露或肌肤之亲,甚至没有对白,但暧昧的红光、男女主角沉重的呼吸和躲闪的眼神,轻描淡写地让情欲沸腾。用鲁迅对萧红的赞美,这就是“女性作者的细致的观察和越轨的笔致”。身为女性的白雪,当然不会用猎奇的镜头逼视女孩,她在展示女孩的美好时显得轻柔和自在。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任何一部有野心的青春电影,都会试着讨论终极三连:“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何处去”,《过春天》也在尝试。

2017年,像佩佩一样的深港跨境学童已达3万人,他们是特殊的社会政策的产物,隔着海关,一边是简体字,一边是繁体字,跨境学童们面临着“我究竟属于哪里”的身份认同问题。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但导演似乎没想好这个问题,也可能是囿于篇幅所限,着重突出陆港纠缠和观念差异的两段戏,即女主分别与男主、女二的争执被仓促了结,原本剧烈的冲突无声息地和解,以佩佩草率放生鲨鱼、象征自我的放归和救赎作结尾。

这也是《过春天》仅可称为佳作,难以向上突破的原因。

它的剧本是很成熟和精练,片头就交代了亲情友情爱情三线矛盾,观众被悬念轻易地牵引,期待着有所感有所悟,却发现所有感情尘埃落定时,《过春天》仍在计较少女情感,没能物尽其用“深港跨境学童”的设定。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导演白雪自述是枝裕和对她有深刻的影响,《过春天》确实能看出有是枝裕和的形貌,但是枝裕和的电影显然不仅是流水生活,还有平淡生活里的刺,如《无人知晓》中京子褪色的指甲油、明渐长的头发和四季轮回的盆栽,不动声色地铺开生活的面貌。

而《过春天》中,所有配角的功能性都很强,功利地为主角佩佩服务,生活的痕迹反而被淡化了。

如此一来,很多细节就不再真实,反而有挥之不去的设计感,连带着手持摄像都变得有些出戏,常给人一种身临片场观看演员表演的观感。当影片结束后,除了佩佩,观众很难对其它角色产生感情,甚至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他们基本都是工具般的存在。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过春天》最后敲定了最稳妥、保守的海报版本发往院线,但不少观众留言表示,更喜欢多伦多电影节的国际版海报。

画面中,佩佩站在天台上,张开双臂,仰望品红与青蓝交织的天空,身后是万家灯火,但她看起来很孤独。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海报中、电影里都给了天台相当的篇幅,片中多次出现眺望的景,尤其是片尾,佩佩和母亲一同登上山顶俯瞰香港,用向往的落寞的眼睛观察这座城市,在一片纸醉金迷的欲望中,母女踏上各自的歧途。

毕淑敏在《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中曾描述这种俯瞰的角度,称其为星云之眼,“从这个位置看出去,我们目所能及的所有生物都是微不足道,一切奋斗都显得荒凉和愚蠢,结局和发展都充满了不可言说的荒谬。如果你长期用这只眼注视世界,就会不由自主地灰心丧志,因为那不是你的位置,是神的位置”。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珍惜我们明察秋毫的双眼吧,可以仰视星空,却不要让自己轻飘飘地飞起来”。

文 │ 特约撰稿人 胡奇

编辑 │ 薄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近十年最好的青春片?《过春天》的温柔少了一根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