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攀登者》上映了,热度不低,争议不小。

上映前,预售破亿,冠军相明显;上映后,口碑两极化。

有跟风者,有恶意者,有怒其不争者,也有中立者,但全盘否定《攀登者》,实属不理智。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美日韩都拍过以珠峰为题材的冒险片,但评分都处于中档水平,这个题材难拍,也不好拍。

如果全程都是展现登山的过程就成了纪实片,还不如去看《攀登梅鲁峰》之类的纪录片;

如果侧重于攀登前的准备和攀登后的喜悦,又脱离了冒险意味,怎样权衡找到一个平衡点不是件容易事。

关于登山题材的电影有很多,但是最经典往往都是纪录片,所以对于这一题材的尝试可参考的案例不多。

敢于迈出这一步,不仅是对电影类型的扩充,也是一次近乎赔本赚吆喝的“赌博”。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攀登者》是一次大胆的试验。

若大爆,吴京则再度封神,若悄无声息,便会招来恶语相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后边留下的经验都会被抹杀。

《攀登者》的故事并不复杂,取材自真实事件,将其扩充至125分钟的商业主旋律片,难免会加入登山之外的剧情。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上世纪50年代,中国与尼泊尔因珠穆朗玛峰的归属问题产生歧义,中国认为以国境线划分。

尼泊尔则觉得,应该全归他们,因为中国人连上都没上去过,怎么能与之均分。(1953年5月29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登顶珠峰,其中一人为尼泊尔人)

因为人类历史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谁先达到一片无主之地,谁就拥有这片领土的归属权。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在此特殊背景下,1960年中国组建第一支登山队,他们历经艰险,途中遭遇了雪崩、风暴以及队友在身边死去,最终三人成功登顶。

但当时国际登山界有要求,登顶珠峰后必须拍摄360度的影像资料以及在峰顶留下证据,才能获得各方认可。

可是他们在登顶过程中丢失了摄影机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导致这次的成功并不被世人认可,英雄成了“狗熊”。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15年后的1975年,第二代中国登山队在国家的号召下组建,与第一次相比,他们有了气象监测队和后勤医疗队,条件比第一次好得多。

但是珠峰就在那,它不会因为你条件好了就区别对待,登顶时,雪崩、大风、裂缝……,一个都不会少,真·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最终中国国登山队成功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完成人类首次北坡登顶珠峰的壮举。

这次登山不仅仅一场艰难的体育运动,它背后还承载着为国登顶的家国情怀和寸土不让的时代背景。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他们在电影中说的那些台词,喊的那些口号,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确实有些违和,但是任何评判都应该结合当时的背景。

那时的中国内外交困,从60年代到70年代,我们经历了边境问题、三年灾害、特殊时期和如何实现大国梦。

建国没有多久的新中国,举国上下拧成一股绳,一切都以国家利益为重,个人的每一份付出都是在为国家出力。

所以他们才会张口闭口都是为祖国,因为他们所做的那些事确实都在为国争光,有了他们这一代人的努力才能换来几代人挺直的腰杆子。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那时候的中国,爱国是每一个人无须强迫的事儿,可如今,爱国却成了一个人的“污点”。

《攀登者》和吴京便是很典型的例子。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大部分人因为“含京量”就拒绝,因为是主旋律就讽刺,甚至连电影都没看就站出来指指点点,总是把主旋律等同于烂片。

其实如果真要较真,漫威、DC宇宙里随便拎一部出来,哪个不是美国式主旋律。

为什么到了中国,有了主旋律就要被贴上原罪的标签。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横空出世》是比《中国机长》、《攀登者》更主旋律的影片,但是在豆瓣电影万人打分下依旧得到了9.2的高分。

说明主旋律不都是烂片,评判一部电影的好坏应该是质量是否达标,而不是道德绑架。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外国的月亮并没有那么圆,美国人也不是三头六臂,口口声声说着大同,私底下却异常偏见,这不是个性,是无知。

周杰伦在《本草纲目》里唱到:“如果华佗再世,崇洋都被医治”,可惜某些人的病已无药可医。

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其实我们有信仰,我们的信仰就是国家,爱国就是我们的信仰,一个连自己信仰都要无端黑的人不配拥有国与家。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吴京的爱国是他发自内心的信仰,无可厚非。

我们看他,更多时候是看他的作品,爱国只是他的一个属性。

如果他的电影不行,挨批是正常的,可他的电影都没有上映就因为他是主演便有了上千条差评,这就有点说不过去。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从另一点说明,有些人总是见不得别人好,找不到黑的切入点就从属性下手。

2017年前吴京关于爱国的言论也不少,尤其是《战狼1》上映期间,可那会并没有多少人以爱国来黑他,反而敬佩他的认真和态度。

但是自打《战狼2》登顶华语影史票房,《流浪地球》又大爆后,动了某些资本和流量以及恰烂钱的人的蛋糕。

这其中有他们的粉丝,有他们的团队,有不明真相的路人,他们想要躺着赚钱就必须让破坏规则的人倒下,也许大规模的黑便从这时候开始了。

大数据的推荐行为会大量的推送吴京的黑料,中立者几乎看不到他的正面,时间一长,立场必然转变。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许多人都有的心理状态——嫉妒。

眼见你起高楼,眼见你宴宾客,就一定要眼见你楼塌了。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他们也许不是幕后黑手,只是一个个热衷围观热闹的键盘侠,但他们却是天下最可厌可憎可鄙之人。

“他们隔岸观火,却把火光当烟花,视若过节;他们看到溺水者,却把水花当喷泉,拍手叫好。”——《呵旁观者文》

比起真相,这些事不关己只爱起哄的人,更愿意相信道听途说的、更丑陋的、更无下限的。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正如鲁迅在《呐喊》中写道:

“这一年我没有毕业,我已经到了东京了,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不是一件紧要的事情。

凡是愚若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鲁迅之所以有“学医救不了中国人”的感叹,是因为他在日本留学时看到了放映的日俄战争片。

其中有段故事讲的是日军抓了一个中国人要枪毙,说他做了俄国间谍,刑场四周围了很多身强力壮看热闹的中国人,并在一阵阵“万岁”中随了大流。

这样的劣根性没有因为时间而流逝,反而愈演愈烈,有些人可能连吴京做了什么都不知道,为了合群或流行就成了抨击者。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我们可以包容史泰龙五十多岁了还在单挑几十人;我们可以接受“素鸡”们从赛车过渡到拯救世界;我们可以兴奋于超英们飞天遁地的保卫宇宙。

但就是无法承认成龙年纪大了,打戏不够精彩;周杰伦嗓子不惊艳了,歌曲不好听了;吴京的类型片胜了,电影质量还不错。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或许我们害怕这些人不再像以前一样,失去了可能再过几十年都无法再有同类型的人才。

我们不像美国,他们的人才断裂程度比我们小得多。

成龙火了几十年,周杰伦红了十几年,吴京屡创票房奇迹,可他们之后呢,并无后起之秀。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攀登者》的确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但绝不是一无是处的《上海堡垒》。

全盘否定的看法不成熟,我们好不容易让流量的大门关上了点,为类型片留出了呼吸的空间,可别再因不懂得独立思考让华语电影只有烂片和好片两个极端。

吴京一没吸毒,二没逃税,三没出轨,四没面瘫,五没乱秀,六没胡喷,就是有些爱国,便成为黑他的理由,这很不应该。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就像某些人总说王宝强没有演技,只能演闹腾的喜剧一样。

可他们从不愿意去发现王宝强还演了《hello,树先生》里的树,《一个人的武林》里的封于修,《暗算》里的阿炳。

他们也从不注意王宝强是80后,由于没有对手只能跨级跟70后的黄渤、徐峥、邓超较量。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吴京不也是这样,在某一面太广为人知便会让人自动或刻意忽略他其他方面的成就。

比如他在《攀登者》中的演技,比如他带火了军事、科幻题材,比如他让华语电影市场良币驱逐劣币的脚步加快。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这些偏见又是怎么产生的,其实与文化的认知度有关。

众所周知,任何文化都是具有包容性的,否则就不能流传下来。

可是,总会有所谓的大多数把文化中糟粕的部分拿出来并加以放大作为论证别人无知落后的证据,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满足自我虚伪的优越感。

也许本意不坏,但是当一群人都跟随的时候,玩笑也就演变成了事件,事件随之成为长久难以消除的世俗认知,偏见产生。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其实,如果在诋毁的时候能够去切身感受想必是极好,这样哪怕你去黑也能说得有理有据且心中有数。

如若不能,请不要刷存在感。

舆论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攀登者」不是「上海堡垒」,吴京不该被无端黑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