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邓共盉”的发现十分重要?

为什么“邓共盉”的发现十分重要?

邓共盉

盉,古代盛酒器,或说是古人调和酒、水的器具,即用水来调和酒味的浓淡,如同现今的鸡尾酒。商朝贵族饮酒之风颇为盛行,所以商代青铜酒器盛行,并往往举行隆重的仪式,祭祀时也是礼器,所以商代酒器十分发达。公元前1046年,武王伐商后,周人认为商的亡国是由于统治者溺在酒中,所以周代禁酒。

盉的形状较多,一般为侈口,深腹,有盖,颈、腹间前有一斜置的流,后有鋬,下有三足或四足,盖和鋬之间有链相连接。青铜盉出现在商代早期,盛行于商晚期和西周,流行到春秋战国。

我国古代青铜器从商代晚期开始,造型特点是形制敦厚凝重,精美华丽;纹饰繁复,图纹威严神秘,多为云雷纹、饕餮纹、夔龙纹、动物纹及几何形图案;铭文苍劲古朴,一般字数较少。西周大致秉承商代旧制而略有变化。

从青铜器造型艺术角度来看,青铜礼器最为引人注目,礼器是宗庙中和宫室中陈设的器物,使用于各种祭祀、宴飨和典礼仪式的场合,古人认为祭祀和打仗是国家头等重要的事情,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礼器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和祭祀有关的器物,目前青铜器中最多最重要的也是宗庙中使用的器物。在许多青铜器的铭文中,宗庙中的许多礼器称为“宝尊彝”,尊彝就是礼器的通称。礼器有的是不能够动的,所谓“重器不出门”,就是对家族有重大意义的器物如不能保住,就意味着一个家族的消亡。

1992年3月山东省昌邑市塔尔堡乡上河头村村民种树挖坑时出土一青铜盉,经专家鉴定为商代晚期,距今3700余年。原为器盖组合,盖已失。足至口沿通高25厘米,重3.3千克。

该青铜盉色泽黄绿,器壁厚重,造型别致,圆口侈沿,鼓腹。无盖,为束颈,腹、胫部饰饕餮云雷纹,一侧有鋬,上接胫部,下联腹中,鋬作牛首状,双角歧出,两耳翼分,两目瞠圆,卷曲附在器壁上。近口沿处上侧有桥型钮,位于牛首正中,作串联器身与器盖铜链之用。

前有管状流斜置上腹部。领首部饰三组夔凤纹,共六个单元,每组两两相对,四周有弦纹作框栏,裆微内收,三柱足。腹部为象首的变形纹饰,高额、丰耳、硕眉、椭圆目、方润口,取仿自然界的大象,器足渐下内敛,应作象三长鼻卷舒倾垂触地,长鼻正可塑为铜盉的三足,在国内亦为少见。

鋬部腹面直书阴文篆字“邓共尊彝”四字,字型挺秀,字口整饬,从形制和铭文推断,制造年代约在商代中晚期。该盉纹饰丰富多彩、繁缛富丽。纹饰主体采用浮雕分明,花纹采用高浮雕艺术形式手法,器物线条粗放、浑厚庄重、古朴典雅、造型新颖、铸制考究。

通过云雷纹、饕餮纹的繁密布局,给人紧张而又恐惧的视觉感。雕刻技法采用浮雕、平雕和圆雕相结合的手法,层次细腻丰富。这种方法的运用使之在器表平面上表现出一种深厚、凝重的立体效果,是一件非常珍稀的青铜器,是中国青铜器发展史上的一个新高峰。

为什么“邓共盉”的发现十分重要?

昌邑地区  

“邓共盉”的发现对昌邑地区研究商代历史、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都有着重要的价值,而且对于研究商周青铜器的形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邓共盉的发现有什么参考意义

1992年3月,昌邑县(1994年改称昌邑市)塔耳堡乡(1994年改称塔耳堡镇)上河头村组织村民开展植树活动。在村西的南北砂石路旁,村民孙仁龙正挥镐刨土,当挖至地下约1米处时,镐头似乎撞击到了金属器物。孙仁龙赶忙放下铁镐,用双手扒拉开跟前的泥土,竟然发现了几块铜绿色的土块,随即用铁锹仔细清理,一件造型精美的青铜器便清晰地展现出来。孙仁龙异常兴奋,收工后就将这件器物抱回家中。

昌邑县文物管理所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孙家。孙仁龙爽快地将该器物取出,表示愿意无偿上缴给国家。同年12月,经山东省文物鉴定委员会确认,该器物系商代的“邓共盉”,并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在常见的墓葬出土酒具中,以杯、爵、尊、觥等居多,而像盉这种高规格的酒器似乎非常稀少,这也足见墓主人身份的非同一般。

盉,古代酒器,用青铜制成,多为圆口,腹部较大,三足或四足,用以温酒或调和酒水的浓淡。邓共盉三足,底腹部附有浓重的灰垢,无疑是由于当时长期调酒、煮酒烧熏所致。邓共盉原为器盖组合,盖已散佚。器足至口沿通高25厘米,口径13.3厘米,档高6.9厘米,最大腹径为19.5厘米,重3.3千克。该器束颈,圆沿外卷。

颈部饰夔凤纹三组,每组两两相对。三柱足作大象垂鼻触地状,极为形象生动。鋬(pàn)作牛首状,两目瞠圆。牛首上侧正中近口沿处有桥形钮,为挂连器身与器盖间铜链之用。通体采用高浮雕形式,线条粗放、浑厚典雅、富丽古朴。

邓共盉不仅是我省出土的第一件邓国青铜器,也是目前所见邓国青铜器中时代最早的一件。这件青铜器能够传达出哪些重要的历史信息?

弥足珍贵的是,在该盉鋬部腹面有直书阴文篆字“登共尊彝”四字。根据其形制、铭文及埋藏方式,可推断其入土原因是因祭祀而埋葬。

那么这四字铭文该如何解读呢?

我们知道,在我国古代,“登”通“邓”,而根据商代铜器铭文释读的一般规则,第一个字往往代表诸侯国名,即邓国;第二个字是墓主人的名字,也就是此处埋葬的是一位叫“共”的人;后面的文字表明陪葬物品的名称,“彝”,酒器,现泛指祭器。因此,铭文所表达的完整意思应该是,邓国一位叫共的逝者所用的酒器。

既然如此,问题来了,邓国在史籍上有无确切记载?疆域如何?

查考相关文献可知,历史上的邓国确实存在,都城初定河南邓州。商朝第23位国王武丁,封其叔父曼于邓地,建立曼姓邓国。

商代晚期,邓人南迁至今河南郾城县东南。西周初年,又举族南迁至南阳盆地,其地域在今河南邓州与湖北襄樊一带,都城约在河南邓州西南的林扒镇。西周以后,邓国又迁都于今湖北襄樊市附近。西周时,邓国与周王室及其他姬姓国关系密切,先后与井、应等国联姻,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春秋时期,邓国依然活跃。鲁庄公十六年(前678年),被楚所灭。

据统计,以往出土的带铭文商周邓国青铜器共十四五件,大部分分布于陕西、河南、湖北三省。然而,邓共盉为什么会在昌邑出土?

原来,商周时期,国族的迁徙十分频繁。王献唐著《炎黄氏族文化考》认为,位于今湖北襄阳县北之邓城,位于今山东兖州一带的春秋时期鲁国之邓邑,位于今河南孟县西南的战国时期魏国之邓邑,均因邓国族裔迁居而得名。由此可以推知,昌邑出土的这件邓共盉证明,昌邑南境也曾存在着一支邓国族裔,这一下子就将邓国的活动区域扩展到山东半岛。至于胶东的“登州”、“文登”等地的得名,是否也与此也有一定关系,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考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为什么“邓共盉”的发现十分重要?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