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鸟退市,又一家传统巨头成资本弃儿

富贵鸟退市,又一家传统巨头成资本弃儿

在“不务正业”的发展歧路上,富贵鸟非但没有提振业绩,反而背上了巨额债务,一步步陷入更大的深渊。

近日,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的富贵鸟依旧没能逃脱退市的命运。曾经的富贵鸟头顶各种光环,到如今成为资本市场的“弃儿”,富贵鸟是怎么一步步沦落如此? 

停牌3年后,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的富贵鸟依旧没能逃脱退市的命运。

2019年8月12日,港股上市公司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这意味着,昨天上午9时,富贵鸟正式沦为资本市场的“弃儿”。

富贵鸟也曾有过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发展鼎盛时头顶各项光环,被称为“县城男鞋扛把子”。但这种高光,似乎于其上市之日便戛然而止。

上市之后,富贵鸟的营收与归母净利润持续恶化,并渐渐失去了品牌影响力。为了挽救发展颓势,富贵鸟并未选择创新鞋服产品,反而大力发展线上业务、投资金融P2P平台。而在“不务正业”的发展歧路上,富贵鸟非但没有提振业绩,反而背上了巨额债务,一步步陷入更大的深渊。

“资本的本质从来都是趋利避害。富贵鸟破产跨界资不抵债,创始人后代都不愿意接受富贵鸟股权遗产,可见问题之严重。因此,富贵鸟成为资本弃儿再正常不过。”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称。

富贵起飞,昔日“县城男鞋扛把子”

富贵鸟退市,又一家传统巨头成资本弃儿

作为一家诞生在有着“中国鞋服制造基地”——福建石狮的传统鞋履品牌,富贵鸟曾头顶各种光环。

1984年,即正值中国改革开放之际,28岁的林和平选择下海创业。他与19个堂兄弟用4万块钱共同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生产人造革的拖鞋和凉鞋,这便是富贵鸟集团的前身。

5年后,因经营理念不同及多数人不看好工厂前景,该厂的最终持股人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与林国强兄弟4人。也正是在这一年,旅游纪念品厂进行了重组,公司的经营战略也转向真皮休闲鞋,同时推选林和平为厂长。

可喜的是,转产后的第一年,富贵鸟就迎来了“开门红”。公开资料显示,在富贵鸟转战真皮休闲鞋的第一年,就接到第一笔出口前苏联的一万多双鞋子订单,还于当年卖了10万双休闲皮鞋,可谓是“富贵起飞”。

1992年,富贵鸟集团成立。凭借着此后的快速发展,富贵鸟迅速占领了全国市场,并也曾四次被中国皮革工业协会授予为“中国真皮领先鞋王”称号,获得过“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名牌产品”、“产品质量免检认证”等各项殊荣,还于2012年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此外,富贵鸟还于1997年将生产线拓展至女鞋、男装及其他皮革制品,包括皮带、皮包、行李箱等,以富贵鸟、FGN及AnyWalk品牌提供各类男鞋及女鞋产品。上市前夕,富贵鸟全国零售门店将近3200家门店,还聘请了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

2013年12月20日,富贵鸟顺利登陆港股,成为证监会当年取消“456”(4亿净资产、5000万美元融资额、6000万人民币净利润)境外上市门槛后首家赴港上市的国内民企品牌,一度风光无限。

值得一提是,富贵鸟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上市之后,其背后的战略投资者君鼎投资、力鼎财富、世纪天富、天瑞力鼎等也逐渐获得退出。

与此同时,由于富贵鸟的经营模式以经销商模式为主,其分销网络十分庞大。根据富贵鸟招股书,截止2013年6月30日,其销售网络遍布国内31个省、自治区与直辖市,进而促进了在国内鞋履及男装市场的市场渗透率。也正是因为其主要的分销渠道集中在二、三、四线城市,富贵鸟也被称为“县城男鞋扛把子”。

上市即深渊,“不务正业”、负债累累

富贵鸟退市,又一家传统巨头成资本弃儿

然而,好景不长。

富贵鸟的高光时刻似乎被永远封固在上市瞬间。

根据公开财报数据,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的营收分别为16.52亿元、19.32亿元、22.94亿元及23.2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4亿元、3.24亿元、4.44亿元及4.51亿元,同比增长113.79%、27.47%、37.12%与1.69%。

尽管富贵鸟的业绩于上市后第一年即2014年仍有所增长,但增长速度显著放缓,疲态显露。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从上市之日起,富贵鸟就开始走向下坡。而从2015年开始,富贵鸟的营收及归母净利润也开始不断下跌,直至2017年6月份,其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

“富贵鸟是皮鞋主导,在市场发展初期皮鞋能够迎合市场需求。但在发展中后期随着休闲、运动、生活等鞋类异界突起,给皮鞋主导的各类品牌和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程伟雄对投中网分析称。

而在因鞋业市场发展大环境造成的自身业绩下滑与亏损颓势之下,富贵鸟并未选择创新鞋服产品,反而开始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大力发展线上业务以及跨界投资。

投中网查询富贵鸟公开公告发现,2015年1月19日,富贵鸟公布了2015年电子商务发展计划,决定将电子商务纳入2015年的重点发展战略之一,增加资源发展网上销售,充分利用新媒体进行品牌推广。此外,还以跨境的电商作为并购对象,加快拓展海外线上业务。

同年,富贵鸟还开始跨界投资金融业务。

企查查资料显示,2015年4月,富贵鸟旗下的富贵鸟投资管理公司以1000万美元投资了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线上P2P平台共赢社。此后,富贵鸟还战略投资了共赢社的关联产品——叮咚钱包。不仅如此,林和平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另外,有市场声音猜测称,富贵鸟还将巨额资金用来投资矿业。

投中网发现,2017年7月24日前,叮咚钱包的运营主体富银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由福建省富贵鸟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根据股权穿透,福建省富贵鸟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由林和平100%持有的中大矿业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持有。这意味着,林和平实际上对福建省富贵鸟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构成100%控股。

然而,富贵鸟投资的金融产品并未如意。目前,共赢社平台已经停止运营,而叮咚钱包也屡现平台愈期、失联甚至“人去楼空“等传闻。可见,上述金融产品不仅没有帮助富贵鸟提振业绩,反而使其陷入了更大的深渊。

公开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之后,富贵鸟的营收与归母净利润持续恶化,同时也渐渐失去了品牌影响力。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公告称,由于的公司需要额外时间编制符合香港联交所披露要求的中期业绩报告,公司股份于当日上午9时起暂停买卖,以待公告中期业绩报告。此后,富贵鸟再也没有恢复交易,而自2017年中期财报录得首亏之后,富贵鸟也再无财报披露。

更为讽刺的是,为避巨额债务,林和平去世后,林某的子女放弃继承其父财务,并声明放弃继承权。并且,因债券违约,富贵鸟甚至还拿出了购物代金券偿债的方案,即所谓的“以鞋抵债”。

根据国泰君安2018年2月发布的报告,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至少49亿元资产很可能无法收回。与此同时,彼时富贵鸟债务总额约30亿元,包括“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

“对于鞋服行业而言,本身多元化探索成功的难度就大。虽然富贵鸟做了线上化与对外投资等的多元化尝试,但其多元化延伸的业务协同性差,主营业务更是没增长。”谈及富贵鸟节节败退的原因,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称。

他认为,在整体市场环境低迷的情况下,企业应该专注于核心业务,不宜分散资本与精力拓展多元化业务。只有把核心产品做扎实,分兵布局的新业务才有希望迎来新机遇。

在程伟雄看来,究其根源,富贵鸟没有基于品牌本身的优缺点去做用户群体研究,而是在鞋类穿着多元化的背景下,去盲目跟随热点、随波逐流,做一些看起来无限风光的线上业务和跨界投资。但是,不合适产品的线上流量介入与不熟悉的跨界投资导致富贵鸟在主业上持续疏忽,一再延迟理应做好产品系列的创新时机点。

破局无望,沦为“前车之鉴”?

富贵鸟退市,又一家传统巨头成资本弃儿

实际上,富贵鸟不是唯一的“没落者”。

昔日曾火遍大江南北、还请周杰伦代言的鞋子品牌“德尔惠”如今也身背负债、落魄停业,其实控人丁家兄弟也被列入企业“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曾经在国内市场上叱咤风云并被成为“大众鞋王”的达芙妮日子也并不好过。根据达芙妮近年来财报数据,达芙妮已经连亏4年,市值跌去约97%……

然而,与之相对的是,国内上市的运动鞋服企业却发展强劲。以李宁和安踏为例,两者公开财报显示,近年来安踏的营收与归母净利润连续增长,截止2018年12月31日,安踏的营收突破200亿元,同比增长44.4%;而李宁不仅于2015年扭亏为盈,其于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增幅更是达到惊人的196%。

这其背后,实则是国内运动鞋服的强势增长。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运动鞋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运动鞋行业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增长期。2017年,我国运动鞋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元,达到了1025亿元。预计2018年我国运动鞋市场规模将达1134亿元,同比增长10.63%。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私有化退市的百丽国际旗下的运动业务板块,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营收近年来取得连续增长,日前,其还向港交所提交招股申请,拟单独赴港IPO。

那么,富贵鸟能否凭借创新产品线再次“起飞”?国内的传统皮鞋企业又该如何改善业绩颓势从而迎来翻盘?

“从负债、破产到如今的退市,说明富贵鸟外部资源整合重组无望,仅靠资不抵债现状企图东山再起更是难是加难,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这只鸟注定走上不归路了,留给业界的更多是警示。”程伟雄说。

不过,在程伟雄看来,尽管偏商务和工作场景的皮鞋穿着过于庄重,而休闲、生活类场景的皮鞋主导穿着已让位于兼备舒适度、功能性、便利性、生活潮流化的运动鞋,但皮鞋企业依然有发展空间。“在商务与工作场景上,皮鞋企业的产品研发需要进一步强化品质感、精致感,一改以往产品的古板、笨重与没有设计感。”

“在消费牵引生产的新模式下,产品、价格导向替代了渠道、营销导向,形成性价比为王的新局面。而在商品流通环节,互联网的渗透使信息传递不可同日而语,产品便成为了行业竞争的决定因素。”天风证券分析师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他同时表示,从整体行业来看,生产新模式已经颠覆了传统的商品经济,尤其拼多多的悄然风靡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三四线消费者开始注重性价比,而非高端昂贵名牌和低端劣质无品牌的两极分化。因此,未来预期消费者对产品设计美感的追求也将不断提升,传统鞋服产品更应在产品设计与研发创新上下功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富贵鸟退市,又一家传统巨头成资本弃儿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