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判断一个产品或品牌是否过气,有一条屡试不爽的定律:如果当它将退出历史舞台时才重新引起关注、被人想起,那十有八九说明属于它的时代早已过去,最新的例子就是维密秀以及一手打造它的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

往年这个时候,超模们已经在准备年底维密秀的面试了,但参加过几届大秀的超模 Shanina Shaik 前不久对英国《每日电讯报》爆了个猛料:维密秀今年不办了。

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如果说以前的维密秀和天使们是相互成就,如今的维密秀却一心指望「网红超模」们自带的流量,眼球效应和话题度是有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走秀质量的下滑,抛开奚梦瑶的「一摔成名」,Kendall Jenner 等网红也一直被吐槽台步糟糕、定点不专业。

维密秀收视率下滑,固然有审美疲劳、创新乏力的原因,但天使们的业务能力也难辞其咎。

维密的性感,这届消费者不买账

维密秀的落寞,又与维密品牌本身的低迷不无关系。

维密母公司 L Brands 今年第一季度的净销售额为 26.29 亿美元,与上年的 26.25 亿美元相比同期增长几乎为 0,净收入更是同比大跌 15%,核心品牌维密颓势尽显是 L Brands 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维密全球整体销售额下滑、同店销售额下跌 5%,仅第一季度就关掉了 35 家门店。

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图片来自:studybliz.com

事实上,由于连年业绩下滑,L Brands 的股价已由 2015 年最高的近 100 元跌至如今的 24 美元左右,截至 2019 年 8 月 7 日,L Brands 的市值为 65.6 亿美元,4 年间蒸发了 180 多亿美元。说好的时尚、奢华内衣,为什么不好卖了?

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维密成功地输出了内衣是时尚的概念,经超模演绎后更添风情,但性感的内衣穿起来却不怎么舒服。过去维密还能靠营销和超模让用户买单,但随着主打舒适、健康的内衣品牌的兴起,「中看不中用」的维密内衣自然就被消费者抛弃。

而在各大品牌为进入中国市场挤破头时,维密的反应也相当迟钝,任由山寨肆虐,直到 2017 年才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内衣旗舰店(之前的专卖店都是美妆类的),但在欧美都不吃香的性感,也很难让中国人买账,更何况同年维密一批发往中国的内裤还被海关查出甲醛超标。追求性感没有错,但不舒服还不安全就不对了。

意识到问题的维密也在加大对运动内衣的投入,但还是不舍得放弃多年打造起来的性感和梦幻。

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然而,当人们越来越多谈论男女平权、审美多元化时,维密依然以取悦男性为目标的观念与主流显得有些政治不正确,天使们 200% 的美好肉体也被认为让普通女性平添压力,2014 年维密以「完美身体」(Perfect Body)为广告语的海报就招致数万人签名反对,但维密的应对措施也只是将广告词改为「属于每个人的身体」,海报上依旧是小蛮腰大长腿的天使们。

2018 年大秀前,L Brands 首席营销官 Ed Razed 在接受 《Vogue》采访时的言论就体现了维密的保守,他透露维密考虑过用大码和跨性别模特(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与他们指定的性别不同),2000 年时尝试做过大码模特的特别节目,但没「没有人对此感兴趣,现在仍然没有」。而他认为维密秀不该用这些身材不标准或者跨性别的模特,理由是「维密秀是一场梦幻演出,是 42 分钟的娱乐特别节目」,「我们向我们想出售的人推销,不向全世界推销」等言论将其推上风口浪尖,尽管 Ed Razed 赶紧出来道歉,但负面影响已经造成。

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巴西模特瓦伦蒂娜·桑帕约

就在大秀传出取消之际,22 岁的巴西模特瓦伦蒂娜·桑帕约(Valentina Sampaio)成为维密首位公开承认跨性别身份的模特,Ed Razek 也宣布于本月底退休,看起来维密大有改革之势。

不过,跨性别模特说到底只是伦理道德上的争议,脸蛋和身材依然是美的,依然可以维持维密追求的「梦幻感」,不知道维密敢不敢让体重 140 斤以上的大码模特们穿上自家内衣。毕竟跨性别模特都签了,大码模特还会远吗?但要走出「中年危机」,42 岁的维密要做的恐怕不止多签几个桑帕约。

题图来自:Yaho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维密秀办不下去了,请再多的天使和网红也没用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