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业内人士指出,暴风的问题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业务线太长,资本市场一旦有变,现金流断档,业务就格外脆弱。

这两个月间,不断有员工讨薪的暴风又传来坏消息。

暴风集团发布晚间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将制定相应工作管理办法及应急预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项经营活动平稳运行。

但公告中并未披露冯鑫因何事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上市后,暴风曾创下上市40天36个涨停板的“辉煌战绩”,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27.01元,市值一度逼近400亿元。

如今,与刚上市时的顶峰相比,暴风的市值已经缩水为当初的1/20。截至2019年7月26日收盘,暴风集团的市值约为20.76亿元。今天开盘,暴风也随即跌停。

或源于一场资本冒进

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暴风集团CEO冯鑫的个人微博更新停留在6月5日,个人朋友圈更新停留在7月15日,冯鑫此次的风波可能源于2016年的一场资本冒进。2015年暴风集团成功在A股上市,并快速成为A股明星企业,找过来的合作方很多,这其中就有光大。

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证券旗下的光大浸辉(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设立了浸鑫基金。设立这只基金的目的,就是为了收购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据公开信息,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均是劣后级出资。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浸鑫基金的股东名单中共包括了14位出资方,出资规模共计52.03亿元。其中,出资最多的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出资28亿元;其次为出资6亿元的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浸鑫基金是一个典型的结构化基金,其中包括了优先级出资人、中间级投资人和劣后级投资人。其中,优先级投资人的出资金额为32亿元,其中包括招商财富及其关联人共28亿元的出资。而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系招商基金全资子公司,此次实际出资人即为招商银行。

2016年5月23日,暴风跟光大撬动52亿元的杠杆,完成了对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巨头MPS 65%股权的收购。

在上海浸鑫入主之后,MPS却走上了下坡路,与相关体育赛事联盟的版权和合约不断丢失。2018年10月17日,经FFT(法国网球联合会)申请,英国高等法院下令将MPS进行破产清算。FFT申请的理由是MPS一直未向其支付500万英镑(660万美元)版权费。而此时距离它被收购还不到2年半的时间。

根据今年光大证券和暴风集团发布的多个公告及公开资料可知,最早的一个关键节点在2016年3月2日,当时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了一份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 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并未有详细透露,但大意是,在合规的条件下,原则上在联合基金完成对MPS收购后的18个月内,暴风集团及冯鑫将会完成对MPS这个资产的回购。从当时的环境看,这很大程度意味着将其整合进入上市公司主体。光大资本、光大浸辉表示,当时冯鑫向其出具了《承诺函》。

也就是说,按照原本的协议,暴风集团与其当家人冯鑫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兜底,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但收购后不到三年,MPS就遭破产清算,暴风集团早已跌落神坛,无力兑现承诺。

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证券下属公司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6330.66万元)。

光大即使有暴风集团给兜底,光大也要给招行兜底。但是,光大证券却在2月份的时候,准备“赖账”了。光大发公告称:浸鑫基金中,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但目前,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有争议,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尚待判断。

一怒之下,招商银行还对光大证券展开诉讼,要求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

暴风跌下神坛

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18日成立,前身是“北京暴风网际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12月5日变更为现名。公司的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视频相关服务。暴风科技以“暴风影音”系列免费软件为主,为用户及客户提供综合视频和广告服务,其业务是典型的“免费+广告”的捆绑销售模式。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交易,股票代码300431。这家互联网公司准备发行3000万股新股,计划筹资5.1亿元。

开盘当日,暴风股价便迅速飙升44%,这仅仅是个开始。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暴风科技拉出了一根长长的红线,暴风一路拿下30多个涨停,股价从7.14元的发行价一度飙升至327.01元,市值超过360亿元。在暴风内部,曾诞生过10名亿万富翁、31名千万富翁和66名百万富翁,冯鑫的个人身价当时也超过了100亿元人民币。

和乐视、ofo一样,暴风集团的故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这些故事有一些共同点:它们看似都不符合商业规律,在资金丰沛的时代被推上了资本的高地,却又在资本撤离时从高处跌落。

如今,暴风集团市值相比高点时已经跌去九成以上,已经无力承担自己的债务,冯鑫的上市公司股票,早已经全数被质押或冻结。

暴风集团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有多重因素。

就视频业务为例,“当时为了上市,在其他视频软件都在自制网剧、买版权时,暴风还在搞免费网络下载,进而失去了核心竞争力,暴风影音的用户开始大量减少,广告收入自然下滑。”有业内人士说。

2010年,视频江湖掀起版权大战,曾经白菜价买的电视剧版权,单集成本最高涨到100万以上,视频网站老板们叫苦不迭。暴风率先退出版权大战,冯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生买版权,生把钱消耗掉,这个不是我们(暴风影音)能熟悉的战场。”

这一做法在PC时代行得通。各家视频网站缺流量,暴风作为播放器有流量,可以和各视频网站合作做内容聚合,给他们导流。凭借这一高性价比的打法,暴风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0%。一线视频公司大笔烧钱持续亏损抢占市场,暴风反倒每年小有盈余。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到来,各个视频网站纷纷推出自己的App端,暴风用户被分流,没有独家内容难以有会员收入,流量下滑难以有广告收入。

于是暴风境地急转直下。2015年,暴风广告收入为4.6亿元,到2016年暴风广告收入仅增长25%到5.8亿元(同期爱奇艺的广告增长为66.2%),到2017年不增反减26%到4.28亿元。冯鑫对投入过于谨慎使得暴风错失视频行业大势,此后也难与主流视频网站相抗争。

此外,冯鑫不止一次表示,自己对管理、金钱和资本规则没有概念。但遗憾的是,他始终没能通过各种手段补齐这些短板,使得暴风进入了风暴中心。

站在2015年5月300多亿市值的高点,暴风决定向“全球DT大娱乐”战略转型,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主力方向。为了快速将生态搭起来,冯鑫的策略是快速收购。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计划支付31亿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

冯鑫最初的计划是一面收购这三家公司,撑住市值;另一面以此为由头,在二级市场做定向增发募资。可惜,2015年股灾后,证监会大力推进“脱虚向实”,加强对国内一级市场影视类公司的资金监管。审查趋严下,这一计划的实施难度剧增。

四年来,暴风前后三次提出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但均未获批。由于上市后一直忙于收购,公司错过了2015年股价高点做股票增发融资的最佳时机。到股价跌落时,不得不为融资付出高昂代价。

冯鑫全身心投入的VR行业,在2016年也开始降温。但此前冯鑫在暴风魔镜的B轮融资中,与中信资本等投资方签订了一个“对赌”协议:如果暴风魔镜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并购,冯鑫要个人兜底、回购股份。面对日渐萎靡的VR行业,中信资本打算提前撤资。为了不给暴风集团造成负面影响,冯鑫以自有资金偿还了5000万元,但依然欠款4000万元。中信资本因此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的327万股股份。

暴风TV(暴风智能)长期的价格战也让暴风集团元气大伤。为了和乐视竞争,2015年,暴风TV把40寸电视定价为999元,这款人气产品一直处于亏损售卖状态,每台的亏损额在300-400元之间。随着华为、小米等资本实力较强的企业入局,互联网电视领域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另一方面,互联网电视行业需要巨额的资本投入,但暴风集团未能充分抓住上市后的战略发展机遇期,整合更多的资源、资金来运作此业务,资本实力和资源的不足也影响了暴风TV的发展。2018年,暴风TV亏损达11.91亿元。

欠薪、裁员,暴风危机升级

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暴风集团表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风TV的亏损。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11.91亿元,流动资产为4.1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

此外,据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当季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60%;净亏损1749.5万元,上年同期亏损2954.17万元。截至今年3月末,暴风集团总资产为12.17亿元,较2018年年末的12.42亿元同比下滑2.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684.66万元,较2018年年末的2423.45万元下滑71.75%;流动资产合计6.09亿元,较上年年末的6.2亿元下降1.77%。

据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披露,预计2019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亿元至2.35亿元。如果按照半年报预报的亏损幅度,公司存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即将面临退市。

今年4月有媒体曝出暴风TV解散工作群,员工可自行选择去留,留下来的员工可以入职“新公司”。5月20日,有大区员工接到暴风TV深圳总部的微信通知,宣布队伍正式解散,但并未提到后续具体的处理方案。

3天后,暴风集团发表了一则澄清公告,称“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同时,“暴风智能已经搬离该地址,新的办公地址已投入使用。”但燃财经曾援引多位暴风TV员工表示这一说法并不准确,公司业务并没有在正常运营,多数员工已经离开,只有几个产品运营人员还留在北京办公。

暴风TV在全国有22个大区,其中共计近四百名员工已经半年没有拿到薪水了。暴风TV CEO刘耀平在6月3日曾对媒体表示“公司账面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无法解决欠薪问题。”

除此之外,暴风集团还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7月25日,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份裁定书获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暴风集团在今年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均因“全部未履行”缴纳执行案款而被法院立案,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标的涉及金额共计约242.2万元。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自2017年底、2018年初以来,包括暴风集团股东、高管等在内的机构与人员,相继发生持续性减持行为。

2017年12月11日,公司高管崔天龙计划减持不超过65.28万股,占总股本0.2%;2018年8月4日,公司其他股东天津融辉似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瑞丰利永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众翔宏泰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高管崔天龙、李媛萍、张鹏宇计划减持不超过287.16万股,占总股本的0.88%。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则指出,从根本上说,暴风的问题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而业务线太长,资本市场一旦有变,现金流断档,业务就格外脆弱。

作为同是互联网视频起家的企业,暴风集团与乐视曾经的扩张路子何其相似,但都没有成功建造起“生态帝国”,市值都经历了大起大落;作为老乡,冯鑫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都被列入“老赖”名单。

如今看来,若是没有强有力的挽救措施,暴风有可能走上乐视的老路,最终分崩离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深爱 » 冯鑫被抓,暴风失控

赞 (0) 打赏

你的打赏会让我们更好的维持服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